如松:特朗普与崇祯谁更NB?

过去四年,特朗普做了很多出色的工作,他说自己四十七个月所作的事情超过拜登四十七年做的事情,这非常正确。

2019年,美国的失业率已经达到50年新低的水平,这意味着过去五十年的美国总统,对百姓生活的贡献都不如特朗普,终归安居乐业是百姓的根本需求,有了就业才有“乐业”。同时,包括联合国相关机构、世界各国各个时期的领导人都曾竭力推动巴以和平,但数十年来收效甚微,可特朗普却主导了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塞尔维亚的和平进程。仅仅上述两项内政、外交上的政绩,特朗普就已经超越了过去二三十年的所有美国总统!在他前面只剩下里根,因为里根带领美国走出了最灰暗的滞胀时代,又推倒了柏林墙,这些对内、对外的历史性功绩后人几乎无法超越。

但上述内容依旧无法完全描述特朗普的功绩。

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之后,美国社会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随着产业的不断外迁,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不断恶化,这是形成铁锈区的根源。一旦这种状态持续下去,经济衰退、社会动荡就在前面。特朗普代表普通中下阶层的利益在2016年大选中崛起,这对于美国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也是本人在2016年认为特朗普会在大选中得胜的根本原因,这是时势使然。

美国之所以成为今天这种具有包容性的国家,源于其传统文化,一旦这一点被改变,美国就不再是美国,特朗普带领美国回归传统,其功绩将是历史性的。

无论特朗普是否能够连任,他都是美国划时代的人物,中下阶层崛起和美国传统回归之势也不可阻挡,因为这是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

既然特朗普做了这么多出色的工作,在2020年的大选中就应该具有碾压的优势,已经显示老年痴呆的拜登应毫无机会,但现在的选情为何会如此焦灼? 

过去我也很疑惑这个问题,但阴差阳错却想到了崇祯。

1644年4月25日,崇祯在煤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虽然是亡国之君,但后世对他的评价却并不差,根源就在于崇祯几乎完美地符合了儒家的道德规范。

第一,以死殉国,是有骨气的君王。他用生命兑现了“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祖训,而坚守祖训是儒家最基本的道德规范。

第二,崇祯非常节俭。虽然儒家主张“家天下”,但又谆谆教导皇帝老爷要爱护子民。既然天下都是皇上自己家的,子民就更应该理解为“长工”“贫雇农”。但不管怎么说,儒家要求皇上爱惜民力,崇祯就成了儒家的典范。

第三,崇祯皇帝非常勤政。在整个大明朝,除了太祖朱元璋和孝宗之外,没有比崇祯更勤政的了,勤劳也是传统的道德标准之一。

第四,就是爱民,至少名义上是如此。他在临死之时,还在自己的袍服上写上“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这是爱民的典范。

第五,一个十七岁的藩王孤身一人进入皇宫,除掉根深叶茂的魏忠贤阉党集团,掌握了属于自己的权力,他有足够的政治能力。

作为亡国之君的崇祯得到了顺治的盛赞、康熙的褒扬,文人的歌颂、百姓的热爱,就因为他的做法符合儒家或传统的道德规范,让后市的人们从内心产生了认同感。

但这样一个“好皇帝”,最终却成为亡国之君?为什么?

历史课本一般告诉我们,一个朝代到了最后的阶段,阶级矛盾已经无可调和,任何人都难阻其走向覆亡,这样的解释您满意吗?估计您的感觉一定是:很空洞、很苍白、很无力。

即便亡国之时,崇祯也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比如,明朝一直有两套行政班底,一套在南京,一套在北平,只要崇祯到了南京就可以立即办公。既然北方已经被干旱、鼠疫折腾的赤地千里,再加上连年的战争,已经不适合继续作为大明的都城,为何就不能回到老祖宗朱元璋的龙兴之地——南京,做更长久的打算?

还比如,即便李自成这样的魔头攻到北平城下的时候,他也不是非当皇帝不可,他的“志向”只是要求崇祯皇帝下旨让自己在陕西、山西一带称王,自己不仅会主动退兵,还答应崇祯皇帝帮助朝廷抵御后金。如果崇祯答应了李自成,大明朝大概率还会延续很多年的寿命,因为后金与农民军对打,明朝的威胁几乎可以在瞬间解除。

再比如,可以与后金议和,专门解决内部事务,当内部事务解决之后,后金就无法动摇大明朝。

这说明崇祯皇帝除了上煤山之外,他有更好的选择。

可最终,崇祯帝既未能到南京以东山再起,也没有对李自成进行“统战”实现共同打击后金,却走上了最差的那一条路。

他犯下了最致命的错误,直接成了亡国之君。

崇祯有一个最鲜明的特点,处理国家事务时功劳一律归自己,错误一律归大臣,而对于“犯错误”的大臣,崇祯帝很喜欢以杀头的方式作为惩罚,让他们永远不会再犯错误(人都死了呀)。

在对待兵部尚书陈新甲的事情上,鲜明地反应了崇祯的性格特点。

洪承畴在1642年松山之战中战败之后,明朝的精锐部队几乎已经损耗殆尽,再也没能力进行两面作战。考虑到张献忠等农民军不断降而复反,与后金议和、全力应对内部的农民军已经是唯一的出路,当剿灭了内部的农民军之后,后金对明朝就不具备太大的威胁,源于国力差距,也源于山海关的存在。

洪承畴战败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崇祯迅速召来了首辅周延儒、兵部尚书陈新甲、大学士谢升等进行商议。但人到齐了之后,他又不发一言,只是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大臣。看到皇帝不说话,陈新甲鼓起勇气,提出了向皇太极议和的想法,其实在座之人已经十分清楚,这是唯一的办法。而且必须立即做出决定,否则在农民军和后金的攻击之下,明朝的局势更加难以挽回。

但崇祯听了陈新甲的提议却沉默不语。在他看来,南宋的议和之举已经被后人批评了几百年,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得个软弱无能的坏名声(面子啊)。议和是肯定要议和的,但这种事不能牵扯到自己,似乎他不是朱家天下的主人。一旁的内阁首辅周延儒是个老油条,心中明白皇帝的想法,但自己却绝不会搭话,源于一旦赞成,未来就可能掉脑袋。许久之后,谢升实在是熬不住了,他对崇祯说:“如果陛下同意议和的话,臣感觉这样做是可以的。”崇祯见谢升把难题推给了自己,只好说道:“你们觉得可以议和的话就议和吧,朕赐予你们便宜行事的权力。”

——这是典型的集体决定,一旦出了差池,作为最高领导和“主人”的崇祯必须担责;如果有了成绩,应该嘉奖三位大臣,因为挽救的是朱家江山。而且必须对当事人给予重奖,在历史上当主战派是很容易的,也可以博取好名声,这根本不需要勇气;但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甘当投降派(议和派)却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为了挽救江山,自己却要背上历史的骂名,子子孙孙都很难抬头。所以,作为皇帝的崇祯应以各种方式给予重奖!如此,大臣才会在今后继续给你卖命啊。

如果是这样的“剧本”,崇祯就不叫崇祯了。

崇祯虽然同意了陈新甲的议和提议,但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考虑,他多次告诫陈新甲,万万不可将此事泄露。议和是军国大事,终归会大白于天下的,不知道这位老兄的脑袋到底想的是什么。陈新甲知道朝中大臣一直视满清为粗鄙不堪的夷狄,于是,也就小心翼翼地开始了与皇太极的接触。

皇太极见明朝有心议和,心中也很是高兴。他虽然占了上风,但对大明王朝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中原国家还是很尊重的。他向陈新甲提出的条件就是:“要求明王朝承认清王朝的存在,只要崇祯帝同意,那么,自己就可以不再侵略明朝的边疆。”

平心而论,皇太极的这一要求并不过分。洪承畴松山战败以后,明王朝的辽东地区只剩一个山海关了。皇太极如果继续进攻,那么,明朝方面只能倾全国之力进行防守。在后金和农民军两面夹击之下,明朝很快就会挂。所以说,如果崇祯帝答应了皇太极的请求,用名义上的尊重换取边关的安宁,对明朝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崇祯帝可以将全国的力量集中起来对抗李自成、张献忠,等扑灭了农民军,明朝就可以稳定下来,后金也根本就不再是威胁。

陈新甲、谢升是有大功之人,挽救的是你老朱家的天下。

此时就需要崇祯表态,签下协议。由此引发的所有的问题都由“主人”一力承担,然后嘉奖陈新甲。

但消息不慎泄露,众多所谓的主战派上书反对,崇祯皇帝为了自证清白,先是革去谢升的官职,后又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陈新甲头上,直接将这位兵部尚书大人斩首示众。

估计到这个时候,一同参与此事的内阁首辅周延儒一定会觉得自己的后脖梗子凉飕飕的,如果自己在当时多说了一句话,脑袋也够呛。

在崇祯朝,陈新甲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这位爷的唯一准则是:功劳是自己的,错误都是别人的;有功不赏,有错直接砍头;自己绝不担责,责任必须推给臣下(只能砍头)……。结果,崇祯一朝14个兵部尚书没一个好下场,砍头、毒死、吓死、戍边死亡等就是这些人的归宿,同时赶走了54个内阁。相当于平均14个半月就干掉一位国防部长,不到4个月就干掉一位内阁成员(丞相),古今罕有。

皇权体系是高度集权的体系,高度集权就意味着皇上要担负所有的责任,这是“家天下”的鲜明特点,崇祯这位爷却坚决不担责,似乎这天下就不姓朱!

这就造成两个严重的后果:

第一,我们都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丞相这种有才能的人也很难求。在崇祯年代绝不缺人才,这也是中国封建时代的惯例,越是末世时代,有才能的人却越愿意挺身而出、力挽狂澜,展现自己拯救社稷、造福苍生的才能。崇祯时期也一样,孙承宗、孙传庭、卢象升、曹文诏、袁崇焕、洪承畴、左良玉等人,这帮人不是很能打,而是非常、非常能打,如果赶上其它的时代都能建功立业;同时,整个大明朝都不缺老成谋国的文臣。但崇祯皇帝对这些人不断杀剐、罢免之后,朝堂就会凋零,也就没有了柱石之臣,明朝的大厦就只能坍塌。

第二,既然成绩都是你老人家的,错误都是我们的,而且张嘴出主意的结局很可能要杀头,结果大家没人再敢说话,没人再敢提出任何治国、救国之策。上煤山之外的更好出路,都不会实现。

要注意的是,虽然崇祯与他的祖爷爷朱元璋都是劳模,但本质却不一样,朱元璋的经历决定他可以承担丞相的职责、处理所有的军政事务,但王宫中长大的崇祯却不具备这样的才能。而且即便朱元璋这样的皇帝,他也需要一个健全的官僚体系才能管理好国家。当崇祯不断地杀、不断地赶,剩下的再也不敢说话之后,官僚体系就无法运转,崇祯还能干什么?他就只能看着局势不断恶化,然后上煤山。

性格决定命运!

崇祯只考虑自己的名声,绝不担责任,也即自己不想当“主人”,这种绝对“自我”的性格就只能是丢掉天下。

崇祯临死时说“诸臣误朕也”“大臣皆可杀”。今天我们知道,当周围的所有人(或所有国家)都反对自己的时候,就应该检讨自己,这个原理也适用于崇祯,该杀的只有崇祯一人!误国的也只有崇祯一人。这就是一个有卓越才能之人、完美地符合儒家道德规范之人最应该得到的评价,因为他只爱惜自己的名声,损害的就是所有大臣,丢掉的就应该是大明朝的天下。 

最后我们再来看特朗普,他有非常、非常卓越的才能,但也是一个绝不承担责任的人,所有的责任都要推给别人……。总统不承担责任的时候,别人为什么还会把你当成总统?因为权力与责任是永远不可分割的。

在解职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过程中,他不断发泄自己的不满,可是,是谁提名他们担任这些职务的哪?谁在领导他们工作哪?在美国的管理体制中,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信仰和总统的要求来做事,即便有错误,特朗普就可以脱的了干系吗?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人,是长不大的。

何况,即便发现他们不适合现在的职务,也可以私下协商,或转换工作,或让当事人自己辞职,当事人完全可以接受,他们还会继续支持自己。以推特的方式将蒂勒森解职就是典型的侮辱!每个内阁成员的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群体,相当于特朗普每解职一个内阁成员都会制造一群“敌人”。

民主党本身就是川黑,特朗普又让川黑不断壮大,让美国的分裂倾向越来越严重,这是他2020选情岌岌可危的根源!

到这,很多人的心思都会集中在崇祯和特朗普身上,这是很肤浅的。实际是在给人世间的所有人敲警钟:“极度自我+自负”可以毁掉任何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