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万亿养老金隐形债务怎么补

中国社科院刚刚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让人震惊:据测算,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统账结合下的隐形债务达86.2万亿元。最近,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也表示:养老金如果体制不改、机制不转、政策不调整,不是一星半点的缺口,而是巨大的缺口。

而在这之前,关于养老金隐形债务的测算数据,经济学家曹远征团队、经济学家马骏团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团队研究结果,虽数据有差异,但共同结论是,将来中国养老金支付缺口巨大。

以上数据还只是社保中养老保险一项,如果再加上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中国社保后续亏空问题会有多大那,真是不敢想象。如果无非常举措来进行修复,前景是令人十分堪忧的。

主要问题: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吃财政社保,个人无须缴纳,城镇职工社保走社会加个人统筹,俗称双轨制,而退休相关待遇上,前者明显高于后者,社会怨声载道;国家对城镇职工和农民社保财政投入少,寅吃卯粮、历史欠账递延十分严重,城镇职工基准社保标准低,农民社保处象征性阶段几乎等同空白;政出多门,各地域统筹标准差别大,而且,养老金日常监管不到位,漏洞比较大。

单就养老金来说,缺口来源主要有二:一是待遇确定型(DB)现收现付制的社会统筹账户,其隐形债务在转制时没有被支付;二是应专款专用的缴费确定性(DC型)个人账户基金被挪用形成空账。随着时间推移,养老金问题形成恶性循环,隐形债务越滚越大。

最重要原因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政府财力更高速增长情况下,政府不同程度上将社保边缘化,本应投到这里的钱,却大把化到它处。也因为社保被推诿应付边缘化,对应的制度建设和技术操控,自然就停留在一个低水平。

以2008年到2013年为例,中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从65%下降到45%左右,而同期政府财政收入却以年20%多的速度任性的递增,但在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上,占财政收入的比重,始终在4.5%—5.5%间徘徊。在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上,我们几乎是全世界财政投入占比最低国家之一,而且与最发达国家差距成倍,更难比北欧。

中国社保历史巨额欠账不是无缘无故的,很大程度是政府职能严重错位的典型性表现。我们大量财力用在行政性开支和直接基建投资上,甚至一年维稳开支高达7000亿。其实把民众的养老问题解决好,是最大的维稳举措之一,这些问题的拖延和错位,已经造成严重后果,更给新一届政府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

中国即将进入未富先老的历史时期,而今后一个阶段,中国经济也将在低速新常态中运行。而如果中国的社保问题解决不好,后边的一系列深层改革是无法推动的,也很难获得民众的普遍支持,因为,在社保这一体现社会基础公平和二次分配的环节中,民众都无法分享到改革成果,他们就无法高瞻其它空洞的目标。

另则是,无论是中国要建立市场经济体系,还是我们经济面对萧条下的优胜劣汰、批量企业破产倒闭,现在最需社保的保驾护航;而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离不开政府的精兵简政,甩掉各类事业单位以及精简公务员队伍,提前不做好社保对接,引发抵触会很大。

按照最新的中央部署,本届政府已着手解决社保双轨变单轨问题,将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建立与城镇职工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确定的改革思路是“一个统一、五个同步”。

“一个统一”,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与企业相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行单位和个人缴费,改革退休费计发办法。“五个同步”,即机关与事业单位同步改革,职业年金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同步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与完善工资制度同步推进,待遇调整机制与计发办法同步改革,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

社保并轨无疑是迈出重要的一步,它的意义在于,单轨了,制定政策和掌握政策执行上了同一条船,成为全民问题。否则,制定政策和掌握政策执行,为保证自己吃小灶,必损害吃大灶群体利益。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所以担心改革方案执行起来效果会很有限。

问题的关键是,社保能不能够真正列入国家不能动摇的战略考量,国家财政在社保支出上,会有如何级别的提升。如果绝大部分社保窟窿国家财政不负责兜底,养老金隐形债务主体承担推给社会,则社保对应一切改革无意义。

剔除通货膨胀因素,中国普通民众,基本长期在低工资、低福利状态中生活,国富民贫特征明显。效率提高和社会公平及保障弱势群体的基本尊严,都是国家的良性驱动要素。一个完整的社保概念,是覆盖全社会的。弥补制度转轨的社保国家缺位,政府财政应负主体责任并义不容辞。

兜底主要原则是,历史欠账要由国家财政统一弥补。

同时,对所有社会公民,由国家财政对应给予基础的养老保险保障,考虑标准太高一时无条件匹配,先搞最低标准。城市和农村、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可按国家统一标准有差距。

再者,企业等社会组织不再为员工交纳社保,因已经高额交税了,税收转为财政,本身有社会事务的预付,这也包括将来并轨过来的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对应的是,各省之间也取消单独统筹。

另外,原来实施的个人缴费部分,可实现自愿原则,愿意交的,享受的待遇更高,不愿意再交的,只能享受国家财政对应给予基础的养老保险保障,也鼓励自己另外参与商业保险。

感觉社保改革方案越来越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似乎始终在枝节问题上转来转去。如果可以在国家意志上强制性确保以上目标执行,剩下的,都是很好解决的技术问题,包括监管问题。

以5年为期限,建议中央统筹对社保一步到位模式设计和实施执行,匹配对应的国家财政支持,社保执行管理上也采取中央垂模式一插到底,形成全国联网和钱随人走的系统运行格局。

话说到这,一个大困难来了,这巨额的钱从那来?

中国是一个长期保持强势计划性经济的大国,国有资产很丰厚,腾挪余地有足够空间,就看中央决心大不大。

即便86万亿养老金隐形债务测算是比较精准的,那也是一个长期的累积数据,如果现在咬牙把中国社保基础的桩打好了,扭曲关系理顺了,中国社保就会走上良性循环的轨道,86万亿养老金隐形债务,其支付风险或就会逐年被化解。

我一贯观点是,反腐收缴要优先充实社保。无法预测反腐收缴可以在5年内可以积累多少钱,但从被查处官员科  级干部都动辄过亿的情况来推衍,这里余地是很大的。反腐收缴这笔钱大部分用到社保,再加上双轨变单轨了,不用投票,民众异议最小。

再则是,中国国有经营性资产总规模超过100万亿,数量庞大,而混合所有制推行,会导致这块对应减少国有的持有比例,这些资产的市场出售所得,也应该优先充实社保。

最后是,中央财政用于社保的比例至少要提高一倍,取消维稳费用和适当的压缩下公务开支,这块钱就出来了。

解决好社保问题比大部分改革都重要。对新一届政府寄予希望,尽管困难很大,但它对凝聚人心实现社会稳定和团结国民实现中国梦,意义深远,至关重要,无法取巧绕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mingbo/314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