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融冰减压人民币汇率

中国外交格局正在出现微妙调整,如果说不是调整,也是在国际地缘政治演变中的一个自然的发展阶段,这一点从12月17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中美商业关系论坛上的讲话中表达得淋漓尽致。

汪洋在讲话中有这样一段让人印象极为深刻:“中美是全球经济的伙伴,但引领世界的是美国。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时候,美国已经主导了世界经济的体系和规则。中国对外开放意味着我们愿意加入这个体系,基本承认这些规则,也愿意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发挥建设性作用。虽然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但仍然只有美国的55%,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8。更重要的是,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关键技术、塑造世界经济秩序的各种规则仍然由美国主导。对此,我们有清醒的认识。中国既没有想法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的领导者地位。我们只是要在与美国的合作中,让美方能更好地了解中方的想法,理解中方的国情,尊重中国人民的道路选择,不让政治制度的差异成为阻隔经济合作的障碍。”

以上一段话说直白一点就是,美国一直是世界的老大,中国一直承认美国是老大,中国也不想做老大,也没有能力做老大,中国尊重以美国为领导的世界秩序和世界规则。这一点以汪洋的直率在讲话中表现得极为明确,当然汪洋强调美国人做老大的过程中也要尊重和照顾中国的制度和国情,理解中国政府的诉求。

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尤其是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长驱直入世界第二,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也导致在其他领域的信心增强,其中最明显的领域是军事,军事投入的增大,以及对领土主权的进一步巩固的措施,都引起周边国家强烈反应。尤其是引来美国重返亚洲的外交战略,并在外交和军事上对中国实质上采取了强有力的制约,引发系列领海领空的反弹。这些事变在上一届政府手里显得比较被动,关于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本质上尚未在高层达成共识,再加上换届以及反腐的艰巨任务,在如何应对此类事件上其实没有形成一个总体性的战略框架,给外界的印象是过于强硬,缺乏应有的外交手腕和弹性。

新一届领导上台后,经过一系列调整,外交战略在经过一系列事件后逐渐形成框架,坚守底线不动摇的同时,主动出击,比如在同日本关于钓鱼岛的纷争、同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家关于南海岛屿的纷争,关于印中边界和印度的纷争等。在这个过程中尤其以划定东海和南海的九段线方面达到高潮,国际社会尽管争论纷纷,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中国亮出了自己的外交底线,这个底线的摊牌其实是对美国、日本以及南海诸国的一次摊牌,本质上,在领土问题上,表面上看,九段线是一次主动出击,莫宁说是一次有限退让,因为人们看清了这个崛起的东方大国在领土上的要求也不过尔尔。

此后的一系列博弈就慢慢开始消停,尤其是在南海一处采油地点与越南发生冲突,中国主动撤出后,南海的冲突以中国的有限退让赢得平息。

新一届政府上台首先是打外交牌,其实中国面临的问题绝不是外交,核心还是内政。经济进入三期叠加,大趋势走向衰退,政府腐败丛生,留给新一届的是一个烂摊子,要想解决经济问题,必须从政府体制改革着手,那首先一刀是反腐。这次反腐可谓空前绝后,所起到的作用是为政令能出中南海扫清道路,到了今年年末关于养老双轨制问题的解决,以及不动产登记条例的出台,可谓是肃清内政,进行经济改革的绝大成果,表明新一届领导的政令已经到了上一届已经无能为力的地步,这是中国经济未来走上正规的希望所在。

然而,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不仅仅要解决国内的问题,必须还需要国外来配合,改革和开放必须同步,尤其要得到美国的配合。所以今年后半年以来,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中国在国际地缘政治的变迁中逐渐找到自己的位置。这其中最为关键的是由于俄罗斯在处理乌克兰危机时受到欧美的孤立,中国在这个博弈过程中所处的关键角色。

中国的选择是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但是再北朝鲜核问题上依然同美国的立场一致,所以我们看到后半年来北朝鲜和俄罗斯关系逐渐热络,而中国显然是对北朝鲜报以颜色,而中美关系重大的转折就是在APEK会议期间奥巴马与习近平达成一系列共识,其中双方均做出了一定的妥协和退让,包括共同对付气候变化等国际与区域性的挑战、军方信心建立机制、扩大信息技术协议的谈判以及执法部门的合作与延长旅游、商务和学生签证的时间等。气候合作方面,两人在北京明确承诺,最迟在2030年封顶中国碳排放,最迟在2025年进一步削减美国的碳排放。此举为原本没什么希望的气候变化谈判进程注入新的希望。这次尤为让人关注的是习近平和奥巴马在中南海夜游,算是对两人私人关系的一个修复,也是中美两国新型大国关系的一次深度碰撞。

中美关系由冷对到现在的融冰,源于中国需要美国,美国也需要中国,美国需要中国遏制北朝鲜的核冒险,需要对俄罗斯的领土野心有所压力,并在支持俄罗斯的问题上有所保留,以实现其在全世界的领导地位。

而中国则更加需要美国,尤其是国内的经济问题,在APEK期间,中国提出“一路一带”战略,其实是将自己的技术、资金和人才、过剩的产能向发展中国家输出,这本来传统上是美国的领地,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美国的有意退让,中国寸步难行,尤其是在东南亚和非洲等地。

而“一路一带”战略成为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关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需求不振,消费需求遇到人口增速持续放缓以及长期形成的体制性问题,这对一般的消费构成瓶颈,并且根本上威胁房地产泡沫,投资在大多数地方已经过剩,但是钢铁、煤炭、有色、水泥等大型基础设施产能过剩,需要有出口,不然面临的就是倒闭关门,下岗失业,存在严峻的社会稳定隐患,在经济转轨过程中,必须有这些传统的基础设施投资产业作为必要的国度,不然就面临突然失速的风险。

而在国际经济环境下,欧日经济持续疲软,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更是持续衰退,俄罗斯更是发生了卢布本币崩盘事件,再一次提醒中国高层,货币管理的重要性。于此同时,美国经济一枝独秀,美元持续升值,至少明年后半年美联储加息,这个行为将改变国际经济旧有秩序,许多质地松软的新兴货币将可能走上与俄罗斯卢布一样的命运。人民币此时却正在跟着美元升值,在几乎所有货币都在跟美元一起贬值的情况下,这既不必要、也很危险,未来人民币必然会逐渐走上贬值的道路,这更加需要美国的配合。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大国之间的关系不能逃出这个框架,中国外交在国力崛起的过程中一定要配合内政,尤其是经济发展,这是现代化灵活务实、有弹性外交理念的体现,只有如此才能让中国人融入现代文明为核心精神的的国际秩序之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mingbo/264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