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行业转型首先要明确责任界限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产能过剩问题显现,以及受房地产市场变化等因素影响,信托行业的转型已然迫在眉睫。从近期季度环比数据来看,信托业资产规模增速明显放缓。2013年四季度至2014年三季度,信托业资产季度环比增速依次为7.66%、7.52%、6.40%和3.77%。其中,今年三季度环比增速回落幅度最明显。至此,信托业开始步入平稳增长阶段。

令市场担忧的是信托业风险逐步暴露。今年以来,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信托行业出现了不少信用事件,中诚信托、吉林信托乃至行业龙头中信信托都被卷入其中,在“刚性兑付”压力下,被迫由股东方或者第三方出资兜底。这样的局面迟迟未能打破,令市场对于信托行业的发展前景持怀疑态度。因目前来看,信托行业仍然是作为银行的“托儿”存在的,为银行信贷提供出表通道,与“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原始定义相去甚远。以此而言,信托行业的转型与其说是改革创新,不如称之为回归本职。

在2014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谈及“刚性兑付”问题,认为根源是受托责任不清晰。所谓受托责任,指信托公司与投资者的责任界限,简而言之可概括为“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现在信托行业信誓旦旦地喊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最后不敢不兑付给人家,明明是市场出了毛病,不是经理人的毛病,也不是自己有明显过失,就是不敢不给人家兑付,原因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做到什么地步为止,界限不清楚。对此,杨家才表示,信托行业唯一的出路是练好内功,明确责任。要把信托业的责任搞明确,把一些责任界限划清楚,把信托的角色定位和内部管理搞明白,表里如一,社会上就会认可和信任信托了。

具体而言,受托责任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设立责任。信托设立的时候,一定要审查设立的目的、动机、财产来源,可以称之为“三个正”,第一信托目的是否正当,第二财产是否正义,第三要求是否正确可行。这三个东西弄清楚了,基本上应该说信托设立责任就算是尽到了。

二是尽调责任。就是对信托项目做实地调查,现场考证。从今年出的几起信托风险项目看,大都是没有做实地尽职调查,有的连项目有哪些都不太清楚。这样出了风险,信托当然难辞其咎。

三是营销责任。怎么样卖?在哪卖?卖给谁?卖的时候说什么?风险解释怎么做?有几个环节,就像过马路一样,一慢、二看、三通过是不是做到了。第一展示产品,第二提示风险,第三看是不是合适购买的人群,然后再签字画押,有条件还要录音录像。把这些步骤走完了,谁骗得了人?如果说委托别人销售的,委托银行,要签委托协议。现在客户一闹,既闹信托又闹银行,不知道闹谁,就是原始合同有毛病,销售有问题。

四是管理责任。信托公司受托之后怎么管理资产财产,特别是融资信托,怎么看管资产去向使用?要有一套制度流程,明确看管责任和程序。就像贷款一样,有贷前、贷中、贷后,像银行一样定期出贷后管理报告,跟踪动态变化情况。

五是信息披露。就是要明确受托人向委托人定期披露其信托财产资金的运营信息,包括应披露信息的内容、要点、环节、风险以及方式时限等,都要事先约定,严格遵循。

六是信托终止。终止的时候有什么责任,就是从生到死信托公司有什么责任。所以信托尽责指引不需要洋洋万言,只要把关键几条管住,明确每个环节做什么就可以了,到时候把尽责指引发给客户,内容如果具体严谨,客户自然信任你了。

事实上,不仅信托行业,几乎所有的资产管理行业都需要重视责任的划分。存在“刚性兑付”的不仅仅是信托,企业债、银行理财等领域的相关问题同样十分严重,需要改革与破冰。以此观之,信托以及其他资管行业的发展与转型,需要的不仅是金融功能与产品上的创新,更要按照“依法治国”、“依法治市”的标准划分行业的责任。也只有责任清楚了,出现纠纷时严格依照法律解决问题,信托与其他资管行业才有望从银行的“托儿”中走出来,迎来大发展时期。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信托及其他资管行业应当打破“刚性兑付”,几乎已经成为市场共识。但在责任界限划清楚之前,这些行业殊难有底气打破“潜规则”。资管行业的大发展需要建立在清晰的法律责任上。“大资管时代”需要以“依法治市”为前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mingbo/254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