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名博 > 中国会落入美元升值的债务枷锁
201412/25

中国会落入美元升值的债务枷锁

    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到2013年6月,按审计署公告的数字是17.9万亿元;按标普发布数据,截至去年年底,中国非金融类公司的债务总额共有12万亿美元,为GD P的120%,这些企业负债,可以肯定大部分集中在巨无霸的国有企业身上。

     这些债务在银行身上形成了巨大的坏账压力,更由于银行长期资产错配,形成流动性紧张,央行只能不断地救助。

    其实,中国很多经济学家们都有一个潜在的想法,这种想法在欧债危机的时候就已经暴露,将希腊的危机归结于没有自主发钞权,无法用货币贬值的手段应对债务危机。未来,中国的这些债务所形成的坏账,均可以用发钞来解决,真的是如此吗?

     央行可以进行不断地救助,因为这是人民币债务;但央行不断地救助的结果是人民币贬值,或许可以解决人民币债务的问题,但如此的话,会带来另一部分债务的恶化。

       

     今日有一篇报道,点到了2015年的主题(中国企业美元债务激增    国际清算银行示警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41212/235421065918.shtml),文中说道:“美元升值带来的债务负担加剧可能会重创新兴经济体,一份来自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报告引发了国际市场对美元债务的担忧...... 逻辑很简单,过去几年间受益于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带来融资成本下滑以及美元持续贬值,全球企业,尤其是新兴市场的企业在美元市场上发行了大量便宜的美元债券。但在过去的半年里,情况发生了逆转。随着美元升值,这些债务相对于其他国家本币来说会出现加剧的趋势,同时,美联储加息后,债券的收益率也会随之有所提高。这些债务可能会压垮部分新兴经济体的美元借款人。......12月7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季报称,美元持续反弹可能损害某些企业的信用度,从而暴露出新兴市场的金融脆弱性。国际清算银行货币和经济部门负责人克劳迪奥·博里奥(Claudio Borio)说,如果美元——当前最主要的国际货币——继续保持上涨势头,将令新兴市场债务负担上升,从而暴露出货币汇率与融资之间的不匹配。他说,这一脆弱性还会愈演愈烈。

  中国的美元债务也是国际清算银行报告的一部分。报告称,在仅仅18个月的时间里,对中国发放的跨境银行贷款总额已经增加逾一倍至1.1万亿美元,同时,中国人以国际债券形式借入的债务总额已达到3600亿美元。”

     中国企业对外负债的问题未来就会体现出来:一,美元已经进入上升周期,中国企业借的是“便宜”的美元,需要归还“昂贵”的美元;二,人民币汇率在欧元、日元、东南亚货币持续贬值到冲击之下,难以保持持续坚挺,当人民币开始贬值的时候,这些美元负债就会快速加重(如果像卢布那样爆贬,这些企业就要破产,所以,有朋友说央行可能会跳贬,可跳贬必定带来很多企业瞬间死亡);第三,中国经济处于下降的周期,房地产开始供过于求,决定中国企业的资本收益率在下降,偿债能力在下降。

     安倍晋三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地贬值日元?就因为他看到了中国债务的软肋,中国不敢和日本进行汇率站战,日本可以大肆抢占海外商品市场,打破中国的外汇平衡,安倍晋三的目标是刺穿中国的债务泡沫,这个债务是对外债务。

      央行有自主发钞权,或许可以无底裤地印钞覆盖地方政府债务和国企债务形成的坏账,但解决不了对外债务。印钞的同时,也就在引爆对外债务的危机。

      国企、地方政府的人民币债务和企业的外债(主要是航空公司 地产公司   钢铁公司)就形成了债务枷锁。

       另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海外债权,中国在海外进行了大量能源等大宗商品投资,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巴西、阿根廷都有很多,以俄罗斯为例,既有预付款也有管道修建费用,直接支付的对象是俄罗斯的石油公司。

       这些外汇,对中国是债权,对俄罗斯等国的原油企业是债务。

      这几天,沙特、阿联酋的石油部长在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减产,沙特的原油开采成本很低。其实,沙特的原油,井口价是每桶5-7美元,每个地球人都知道。他们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是说我有能力采取以量补价的措施,维持财政平衡。可是,这样会带来一个后果,原油价格将很长时间维持在低位!

     这个长时间低位就是问题所在。

     俄罗斯伊朗等国的原油开采成本比较高,尤其是俄罗斯西伯利亚等地区。长期维持低油价,这些石油公司的财务状况就会恶化,一些高成本的油井因为亏损只能关闭,财务恶化以后,新的钻井计划就难以保证,甚至有些石油公司会破产。那么,中国的预付款怎么办?找普京可能不行,企业破产是依法进行的,找普京不管用。

     沙特  阿联酋等国石油部长的讲话就是下战书!

     中国的债权也成为了枷锁,因为债权被冻结以后,中国只能再拿外汇现汇去市场购油,外汇流动性被收缩,如果那时中国没有足够的外汇现汇,外汇防火墙就被攻破了,看看阿根廷在今年初外汇防火墙被攻破的后果,就知道了。

     希望中国的能源管理者重视这些别样的战书。

     中国的对外能源投资(量很大,有些是贷款换石油,有些是预付款,有些是股权投资),很大部分最后都很可能成为烂帐,今天这样说很多人不会相信,咱们一年以后再看结局。

    这是又一道枷锁,是债权枷锁。

     从今年7月美元向上突破开始,世界已经进入信用为王的时代,可我们的管理者还停留在资源为王的时代,认为投资大宗商品终不会吃亏,这种观念不转变,债权枷锁就会越来越紧。

    债务枷锁和债权枷锁是独立的吗?不是,是一体的。

    只有锁住了债权,债务才会形成支付困难。

    在美元升值周期,不仅中国会落入这样的债务枷锁之中,所有新兴国家,过去基本上货币发行都不规范,注定都会落入这样的债务枷锁之中,那就是外债支付困难造成的主权债务危机。

   闻到了血腥的味道,2015年,收割开始了。

   俄罗斯去年的GDP是2.09万亿美元,如果今年卢布兑美元最终的贬值幅度是50%,俄罗斯今年的GDP就是1.38万亿,大约相当于回到了2007年,这就是血腥的代价。

   昨日的羊肉已经每斤48元了,记得去年还不到40元,物价涨没涨,菜篮子才知道。

    微信平台的二维码在< 中国的战略性危局(2014-08-0310:13:4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d17ece0102uytz.html>的尾部,有兴趣的可以加入。

 

法律声明---如松博客网址文章为《如松》本人原创(如本人转载别人的文章会在文中声明),如有转载 、收藏、引用需注明作者和出处。

发钞权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