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贷款新规将降低融资成本

中国的金融监管什么时候摆脱一阵风,能够按照金融、经济和市场的发展规律制定政策,而不是受扰于市场舆论、政府政策等的影响,就算成熟了。而目前的监管思路和模式依然停留在“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层次,监管政策的短期性,导致金融机构在行为模式上的短视和投机,这是金融市场不发达或者起伏波动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昨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拟明确委托贷款属中间业务,禁止将银行授信资金作为委托贷款资金来源。委托贷款是指委托人提供资金,由银行(受托人)根据委托人确定的借款人、用途、金额、币种、期限、利率等代为发放、协助监督使用并收回的贷款。

近几年委托贷款发展极快,主要原因是监管对银行信贷的额度管理以及贷存比的考核,银行为了规避这些政策,最常规的手段就是把表内的信贷业务转向了表外,这一转,其实贷款还是那个贷款,什么都没变,只是穿了个“委托贷款”马甲,但是银行的收益却很高,因为风险相对信贷要大。

银行收益高更重要的原因是,通过委托贷款,信贷的对象都指向了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和钢铁水泥等过剩行业,因为这些行业最近几年监管是限制的,这样就容易获得高收益,因此银行通过这种方式不仅仅自己的收益提高了,贷款的委托方,其实就是一切的存款方的收益也提高了,最终抬高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

这种说法一点不夸张,我们看看最近几年委托贷款到底有多疯狂。2012年委托贷款增加1.28万亿元,占当年新增人民币贷款的比例仅为16%2013年人民币贷款增加8.89万亿元,同比多增6879亿元委托贷款增加2.55万亿元,同比多增1.26万亿元;2014第一季度新增委托贷款较上年同期增加7153亿元,而第一季度的新增人民币贷款3.02万亿元,大约占整个第一季度新增的贷款的23%2014年全年人民币新增贷款是人民币贷款增加9.78万亿元,同比多增8900亿元;委托贷款增加2.51万亿元,同比少增396亿元。从以上可以看出委托贷款最近几年在新增贷款中所占份额大约在25%以上,是影子银行中份额最高者。

委托贷款风险较高,因为尽管委托贷款从法理上来讲银行只是一个二传手,风险应该由委托者承担,但是事实上由于其操作不规范,目前法律上规定不明晰,大众心目中委托贷款跟一般贷款区别不大,因此都认为银行是最终要兜底的,而其贷款的行业大都是风险较高的行业,这样就让委托贷款也属于刚性兑付,银行的风险没有转移出去,只是徒然增加了融资成本。

此次银监会的规定有几处有针对性的,比如, 委托人不得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具有贷款业务资格的各类机构。原则上不得向有委托贷款余额的委托人新增授信商业银行受托发放的贷款不得用于从事债券、期货、金融衍生品、理财产品、股本权益等投资。 严禁银行“代委托人垫付资金发放委托贷款”,也不得为委托贷款提供各类形式的担保,以及变相的“代借款人垫付资金归还委托贷款,或者以自营贷款置换委托贷款代委托人承担风险”。以上规定都其实针对目前这个业务操作的诸多不规范之处。

当然,从委托贷款甚至到整个影子银行的监管过程,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金融监管目前存在过多的失败之处:2009年配合中央四万亿刺激,发放了天量信贷,2010年就出现了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问题和房地产的泡沫化,金融监管层认识到这样的信贷是要出大事的,从而对银行的信贷和贷存比实行严厉监管,尤其是对以上两个领域的信贷进行了限制。但是天量货币发出去了,银行得找到地方去赢利啊,于是就开始了各种影子银行的泛滥,这个泛滥还是以所谓利率市场化的名义进行的,但事实上只是抬高了融资成本,这条利率市场化道路不通。

这个过程中,信托成为银行信贷资金出表的一个通道,这几年伴随着这个过程得到千载难逢的机会,赚了个翻天,但是股票市场却由此一蹶不振,进入漫漫熊市,券商基金赢利下降,为此颇为眼红,作为其监管者的证监会为此也很有压力。

于是从2012年开始先后放开了券商和基金在所谓泛资产管理方面的业务,其实就是影子银行业务,只不过券商和基金子公司是以资产证券化的形式开展的,这个业务跟信托和银行的理财业务完全是一回事,大家都争抢这块业务,又由于这个过程中,监管层一再断断续续的规而不范,徒然抬高了信贷成本,最终提高的只是社会融资成本,这就是2013年发生两次钱荒的根本原因。

因此从短期看,由于不规范的操作,近几年可能有一些信贷资金进入股市,但是这次规范降低了社会融资成本,可能最终对股市是个利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mingbo/204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