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名博 > 贪官在境外如何投资?
201505/29

贪官在境外如何投资?

中国政府没有公布在逃境外的贪官人数,据中纪委201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近30年来,外逃官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500多亿美元,人均约1亿元。中国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包括“裸官”在内的各种贪官等有1.8万人外逃,携带款项8000亿元。

422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红色通缉令名单。红色通缉令名单共有100人,主要是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员。据观察者网报道,红色通缉令名单中的100人有40人在美国。

从今年开始,官方将有统计数据。对于备受关注的追逃追赃问题,今年38日下午,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表示,要建立外逃信息统计报告制度,要做到情况明数字准,要加强国际合作,建立国际执法合作的网络,特别是和一些中立的国家加强合作。

事实上,民间没有准确的外逃贪官数据,也不知道在逃境外的贪官们如何生活,如何投资。

在瑞士银行存款 成立离岸公司匿名拥有境外资产

没有关于贪官在境外投资的权威数据,只能根据中国移民投资情况作整体分析。

瑞士银行曾是世界上保密性较好的银行。在去年56日欧洲财长会议上,瑞士同意签署一项有关自动交换信息的全球新标准即“信息透明协议”,延续几百年的保护银行客户隐私传统就此终结。2009年,瑞银UBS承认协助美国富人藏匿资产避税,为免遭刑事起诉,瑞银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支付7.8亿美元罚款,并披露逾4,700名客户身份。中国客户的信息并未被泄露,但据一些资料透露,数量恐怕绝不在少数。

由于离岸公司的隐秘特性,不少贪官通过离岸公司进行财富的转移、投资。

416日晚,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根据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一部署,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通知,从即日起至年底,在全国范围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的专项行动,重点是对地下钱庄违法犯罪活动,利用离岸公司账户、非居民账户等协助贪污贿赂等上游犯罪向境外转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犯罪活动等进行集中打击。

42日,《新闻晨报》用两个整版刊登了《离岸公司的秘密有多少能说》,以及《维京群岛离岸公司开设费不到7000元》两篇报道。在几年内落马的官员中,离岸公司成为贪腐资金重要的转移和运作平台。

被判死缓的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被查明和女儿在维京群岛成立一家名为EastAsia Group Trading的离岸公司,两人都担任公司股东。20141月,一个国际组织发布了关于中资离岸投资者的报告,其中称有2.2万名内地及香港的离岸投资者在维京群岛设立离岸公司。在这些投资者中,有各类知名企业的创始人、老总,还包括数位目前正在狱中服刑的中国政商界人物,如曾经的上海首富周正毅等。

通过离岸公司匿名持有国外资产。34日,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International)发表报告称,英国伦敦物业价格飙升,或与当地楼市已成为全球非法资金的避风港有关。报告指,伦敦目前有逾3万个物业,被匿名离岸公司买入,相信购买这些物业的大部份资金来源于贪污巨款或逃税款。从伦敦土地注册处及警方反贪部门取得的资料,发现共占地3.6平方公里、3.6万多个伦敦物业均由海外离岸公司持有,公司真正拥有人的身份保密,只需由代理人担任公司股东和董事,因而外界难以知道物业主的真正身份。

在英国的英格兰和威尔士两个地区,由离岸公司持有的物业,总估价已达到约1220亿英镑,而在购买英国物业的群体中,来自中国的资本近几年成为“主力军”。

在境外的国企资产是一笔糊涂帐,中石油等案例显示,一些企业境外公司成为向权贵家庭输送利益的管道。

央企海外资产处于监控“真空”状态,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透露,因为审计力量不足,我国目前没有实现对国有企业审计监督的全覆盖。2008年以来仅对国资委和财政部监管的118家中央企业中的57家进行过审计,对中央部委所属的94家企业,以及很大部分的央企的境外资产,基本上从未进行过审计。估计央企境外次产总额超过4.3万亿元,由于没有审计,央企海外资产和投资效益历年都是一笔糊涂账。

国家审计署去年的抽查结果显示,央企境外投资及财务管理不够完善,有的企业投资亏损、停业,甚至委托个人代持股权。这也意味着,境外资产亟需全面的摸查。今年5月,新华社报道12家内地企业因涉嫌境外欺诈、贿赂,被列入世界银行“黑名单”,在一定时期内被禁止承接该行资助的项目,多是基建类国企。

投资获得移民身份 购买豪宅享受出逃人生

中国移民潮兴起,《纽约时报》525日报道,渴望拿到绿卡的外国人(其中80%来自中国)通过EB-5的联邦签证方案,在美国投入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建造酒店、公寓、办公楼和其他公共/私人建筑。

1200多名外国人为哈德逊园区投资6亿美元、1154名外国人为布鲁克林太平洋花园投资5.77亿美元(该开发项目原本名为大西洋园区)、500名外国人为金融区内的四季酒店和公寓投资2.5亿美元。与EB-5投资相关的项目还包括47街的国际宝石大厦,以及史丹顿岛上的纽约之轮。

如同加拿大一样,绝大多数移民是华人,尤其是内地华人。

中国人在境外房地产投资节节上升。

来自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海外买家用于在美国买房的每1美元中,就有24美分出自中国人。截至3月的一个财年里,中国共计花费220亿美元在美国买房,环比增长72%,超过所有外国客户群体。

另据彭博社网站430日报道,中国击败美国成为澳大利亚头号投资国,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在其年度报告中说,20132014年度,审核通过的中国买家购买澳大利亚房地产的总值达124亿澳元(约99亿美元)。在这一时期,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总计为277亿澳元,而美国为175亿澳元。中国对澳大利亚房地产的热情使其超过美国成为澳大利亚的最大投资国。

由于澳大利亚悉尼等城市房价节节上升,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打击外国人在澳非法买房的行为。今年2月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领导的政府发誓要打击非法购买房产的行为,3月,澳大利亚政府下令中国恒大地产的一家子公司出售悉尼一所价值3900万澳元的房产。悉尼房价从2012年以来上涨了近40%

贪官脚步遍布世界,在欧美等地已经深入中小城市。有关中国富豪一掷千金购买豪宅、购买岛屿、购买游艇的新闻层出不穷。笔者曾听一个北美国家的移民官说过,他们希望从中国出去的移民能够建造大企业,但很多拥有财富的人只想晒太阳享受人生。

父辈当贪官荫庇 子孙融入境外社会成为上流阶层

父辈受限于教育与原始积累等因素,无法成功变身成为国际企业家,而子孙辈移民在外,接受国际教育,利用父辈权利在国内攫取金矿,不仅带领全家融入当地社会,投资成为企业家,还会谋求更多的政治地位,成为华人甚至当地的政治新星。这是经济与政治的双投资。

《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一文指出,中国贪官的征兆之一是,家属或情人先行移民,并购置如不动产、汽车等海外资产。为了令其家属融入当地社会,腐败分子往往令其家属,尤其是子女在当地留学或求职,或在当地为其家属开立公司。

河南省服装进出口公司原总经理董明玉在出逃前,利用公司业务关系在美国为自己建立了生意关系,令其妻、儿打理美国的生意并获得美国绿卡;成克杰将其情妇安排在香港定居,将巨额赃款都转移到香港情妇名下;河南烟草专卖局原局长蒋基芳在外逃之前就已安排其子女和妻子定居美国。

程维高之子程慕阳成功变身为加拿大地产大亨迈克尔·程,是慕阳国际实业有限公司(MYIE)的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其公司承接过多项重大建设项目,其中包括计划于2017年开业的温哥华国际机场附近的国际贸易中心。

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程慕阳名下的企业在加拿大开发了3个大型高档楼盘和商业地产,包括位于温哥华市区的“精品45”楼盘和位于考伊琴海湾的“海滨度假酒店”。据《南华早报》报道,程慕阳还于2013年在温哥华临近海湾买下一座65公顷的小岛,岛上还建有私人机场。

目前除程慕阳本人之外,其家人均已入加拿大籍。程慕阳用捐款手段帮助女儿程颂莲获得政治前途,成为加拿大联邦青年自由党卑诗省分部主席,是加拿大青年义工组织“Tru-YouthsUnited”的主席,以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团”的5名董事之一。名校学生,年轻华人政治领袖两顶桂冠,使程颂莲备受瞩目。

程维高家庭在短短三代人的时间里成功完成蜕变,祖辈是国内高官,荫庇儿子空手套白狼攫取第一桶金,子辈依靠原始积累、自身经商经验成为境外企业家,孙辈接受最好的教育,并进一步试图攫取政治地位。在生活享受之余,家庭投资主要是商业、教育与政治。

贪官投资各不同 度日如年PK快意人生

语言国际化、有投资渠道理财能力、有人保护,某些贪官在境外仍然潇湘,另一些语言不通、遭受敲诈、无法融入当地社会的贪官,度日如年。

新华社报道,公安部经济犯罪侦察局副局长刘冬表示,很多出逃人员学历不高、语言不通,难以融入当地生活圈,就是有华人圈也不敢露面,有的人还受到当地黑社会组织的敲诈。他说,“我们曾经缉捕回来一位基层银行的行长,在国内时春风得意,受人尊敬,出逃国外后以最底层的职业谋生,见到抓捕民警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总算来了’。”

大名鼎鼎的巨贪杨秀珠,出逃后辗转新加坡、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这样的贪官年龄大,生存技能差,就是吃老本,谈不上在境外投资。

李华波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典型,这位原来供职于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股级干部,凭着一枚假公章,数年间侵吞公款达9400万元之巨,相当于鄱阳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20111月,李华波逃往新加坡,此前转移至新加坡545.42万新元资产。

中新两国既没有缔结引渡条约,也没有签署刑事司法协助协定,根据中方提供的线索,新加坡警方于201132日在一家赌场内抓获李华波,此时距离他出逃仅一个多月。20121月,新加坡总检察署以“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名起诉李华波,李华波已经今朝有今朝醉逍遥了几年。

另一些则过着奢侈的生活。《纽约时报》中文版518号刊登的题为《中国涉贪逃犯在美坐拥巨额财富,中美合作追捕》报道说,中国政府上月公布了称之为涉嫌经济犯罪的100名主要外逃人员名单,包括据信藏匿在美国的40人,其中有个陈伟目前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原名贺业军,曾是中国一家国有啤酒企业的高管,被控在1990年代因挪用公款受到中国当局通缉。记录显示,陈伟自从移民美国以来,购买的财产包括:在迈阿密附近的一套价值200万美元的公寓,一辆宾利车,以及以公司名义拥有的一艘70英尺长的游艇。

陈伟生活奢华,在美国继续他的生意,但习性难改,陈伟的生意伙伴去年起诉他,称他们在佛罗里达州普兰泰申的开发项目损失了近5000万美元(约合3.1亿元人民币)。

曾任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的乔建军与其前妻赵世兰,通过投资获得美国公民身份,通过空壳公司在西雅图购置了房屋,房产的西边,可以看见保罗·艾伦(微软创始人之一)居住的默瑟岛,比尔·盖茨就住在他家北边的麦地那地区。

为什么不投资金融 对冲基金?

有意思的是,迄今为止,在所有的投资报道、资料中,没有关于华人大规模在境外进入金融业的报道,即使有,传出的也是利用父辈关系谋取国际大行投行较高职位的丑闻。

在华尔街,几乎找不到贪官、贪官后代成为对冲基金经理,或者成为全球金融投资界的新生力量的典型案例,金融交易圈是有能力者的丛林社会,中国贪官的几十亿元人民币根本无法左右市场,市场也不会因为这些资金对中国贪婪的新贵们另眼相看,反而视作饕餮大餐的机会。中国贪官们在国际金融界以被动投资者的身份出现,影响力不如中国大妈。贪官投资依然秉持了中国人较习惯的国际大行存款理财、房产投资、实业投资、教育投资,贪官移民第三代已开始尝试进行政治投资。

贪官外逃,全球索贪,各自投资,总体而言新一代国际化贪官可以过上企业家、投资家的奢华生活,而老一辈某些贪官生活糟糕的概率比较大。

中国外逃贪官投资群像,成为无法治经济、权贵经济、全球经济背景下一抹黯淡的背景光。

文章作者:叶檀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