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海权争拗刚开始就险象环生

杨连宁:中美海权争拗刚开始就险象环生

杨连宁:中美海权争拗刚开始就险象环生
 

孙副总长用“服理不服霸,信理不信邪”“说到做到”回应与美国、东盟的香格里拉对话,话虽不错,但中国在南沙造岛引发的争拗才刚开始:争拗既不会随对话散会而结束,更不会止于唇枪舌剑——美国已出动军机巡逻,并开始重新武装越南、菲律宾了。

你也看出来了,这第一桩海权争端,对于传统陆权强国的中国后发追赶,恶补海权大国功课,不啻是试水的第一步;你也看到旱鸭子下海,第一步就险象环生。

孙副总长不否认人造岛的军事防卫功能,但更强调其“国际公益服务”功能,强调不影响飞航自由;此前4月29日,我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与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格林纳特视频通话时,也表示“中国欢迎国际组织和美国及相关国家将来利用这些设施”。

像要故意验证一下中国言辞的虚实,并亮丑给全世界看一看——5月20日美国海神巡逻机特意飞越人造岛,并特意载着记者报道其遇到的不是飞航自由,而是中国海军对于其领空领海的主权防卫姿态:“外国军机,这里是中国海军,你已接近我们的军事警戒区,立即离开!”美军答复8次警告的,也是特意每次重申“这里是国际空域,我们是在国际空域飞行!”最后听到的,则是无奈的“你走!”

美国助卿拉塞尔一再表示:“我们的观点是,填海造地规模无论有多大,都不能加强声索方的主权要求。你在一块岛礁或岩石上堆砌再多的沙子也堆不出主权。”拉塞尔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中国已签约的联合国海洋法原则是:“任何国家不得将公海的任何部分置于其主权之下”“填海造岛无法改变该海域自然与法定的海权归属”。

当然了,中国绝不是惟一在南海填海造陆的国家。但国内媒体用“寇可为,我复亦为”的大标题为自己辩解,像是我们被坏孩子拖下水了似的——你也能听出来:“盗匪能干,为什么我不能干”的遁词,不应出自作为联合国五常创始国的泱泱大国之口——事实上,我国外交与军方权威人士从未用过这个逻辑来辩解——这逻辑的小儿科程度,堪比一个坏孩子说给家长的逻辑:二蛋能抢,为什么我不能抢!”

你还记得《河殇》管西方文明叫蓝色文明,管中国文明叫黄色文明吗?没错,习惯了陆权秩序的中国还是不习惯海权秩序。人类来自海洋的证据之一,就是人眼需要永远浸泡在咸水中——我在海里游泳睁着眼也不觉得刺激。我有两个同事,初来海南游泳时都出过险情,都因为旱鸭子当久了下海晕水。

当年朋友想造水泥船,邀我去新港码头看船。不看懵懂,一看惊醒:一艘不起眼的小木船载重60吨,卸货需一台大卡车连跑两天10趟才行!久居大陆、囿于城墙束缚的我,猛然发觉自己并不理解海洋的本质!

海洋的本质是什么?是高风险的自由放任!原来,大海是人类任意横走竖行,不用铺路、养路的,不收费的,全方位覆盖的,胜过任何铁路、公路的自由交通网;如同眼下成本低廉的互联网一样:“美国致力于保护互联网。所有人都可以在互联网这个开放平台上创新、学习、组织、交流而不受审查或干扰。美方认为,全球性的、能共同使用的、安全、可靠的互联网对实现这些目标极为重要”(拉特克语)。

与此相似的海权秩序,也早已像美国餐盘里的牡蛎,中国要动是很难的。为什么?因为海洋秩序就是自由飞航秩序:譬如美国海军虽然世界第一,但美国商船队的运力才占全球5·8%。换言之,美国海军首先保护的不是本国,而是占运力25%的希腊船队,占比20%的日本船队,占比8%的中国船队······。

中国人不妨扪心自问一下:陆权大国的我国是怎么搭上海权秩序(和平红利)的便车,早已蔫不悄地摇身变成了海运大国?换言之,怎么没靠自己强大海军的远海护卫军力,我国照样变成了世界造船第二,贸易第二,海运量与世界经济总量也数一数二的大国?为什么?还不是美国海军在为中国油轮、干散货轮与集装箱轮护航吗?

中国港口外贸吞吐量已占世界海运量的23.3%,洋山港已跃居世界第一,中远已跃居全球干散货海运第一,中国集装箱吞吐量也跃居第一,中国造船能力和造船量世界第二。毫无疑问,中国早已全面步入世界海运大国前列了。

奇了怪了,疑问也来了:我国海军不是才刚刚试水远海吗?我国跃居世界海运大国这38年来,也没依靠自己海军多么强大嘛!换言之,我国依靠美国主导的现有海权秩序,这些年来搭便车搭得顺风顺水,从未跟谁闹过海权争拗,不也一样崛起为海运大国与经济大国吗?

你可能不知道,海权秩序的1·0版本属于荷兰,2·0版本属于英国,3·0版本归属美国。400年一路走来,接力继承3个版本的,都是全球最自由、最开放、最具科技创新力、最具财富整合力、最具市场竞争力因而最具全球海洋霸权的国家。但你别误会,海洋霸权国,绝不是恃强凌弱的陆地丛林霸主。

你还别不知有汉,何论魏晋,把陆权习惯生搬硬套到海权上,那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为什么?因为占地球1/3的陆权领土早已被瓜分豆剖,毗连各国无缝拼接,不是楚河,就是汉界——界碑与岗哨都寸步不让;因而,除了不适应人类常居的南极大陆,早已没有了与公海对应的“公土”即国际共有、共享陆权,对不对?

然而,一俟来到占地球2/3的海洋上,格局则大不相同:海洋是个自由飞航的公海占绝大半面积的公权格局:只有各国的12海里领海即近岸的那“一衣带水”,算是有主的(海峡与必经通道也例外)。除此之外,无论毗连区也罢,专属经济区(大陆架)也罢,都是不具排他主权的,都是可以无害通行的无主权海域(准公海)。

换言之,太平洋不是美国内海,印度洋不是印度内海,南海也不是中国内海;甚至完全被自国领土包围的土耳其内海马尔马拉海,根据蒙特勒公约,不但商船无害通过,军舰也自由航行。

有网友发问:最先登陆南极的国家为什么不宣布南极是其领土?因为规则变了,不再是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早期规则了。非洲最后一块无主之地被殖民化之后,地球上剩下的唯一无主之地是南极大陆;但尽管我国建了4个站,也不可能当成军事据点声索领土主权,只能“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邓小平题词)。

回到南海争拗上。罗斯福的名言,最能代表美国人历来的行事风格:“温言在口,大棒在手”。而中国人的行事风格你也知道,关节眼上往往掉链子:“恶言在口,软柿子在手”。为什么?还不是跟400年来败于英美的西班牙、法国、德国、日本、俄国是一样一样的:不如人家自由而有创造力,不如人家开放而有竞争力,不如人家富强而有凝聚力,不如人家文明而有一群盟友,不如人家讲秩序而有法治,不如人家资本雄厚而实力雄厚,也不如人家讲道理而有威望!

被媒体围堵的孙副总长,虽说“服理不服霸,信理不信邪”“说到做到”,但已摆出一副哀兵必胜的姿态了。他强调“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还排在世界第90位左右。中国水资源、石油、天然气等人均占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和百分之五,人均耕地不到世界一半,每年城镇新增劳动力有1千多万人,还有8千5百多万残疾人。还有2亿多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环境污染治理及生态保护等压力很大。中国发展面临的困难是其他国家无法想象的!”

吁求各国理解的姿态,表明中国绝不想挑战美国,推翻现有海权秩序。倒也对,作为最大资源耗能国与最大生态退化国,中国搭便车肯定更划算——靠全球资源来养活14亿嗷嗷待哺的子民是唯一活路,而重蹈400年来西班牙、法国、德国、日本、俄国被英美接连打败的覆辙,则是一条死路。

被打败的俾斯麦当年不服气,认为“上帝对傻瓜、醉汉和美国给予特别的保佑”;不服气的中国人也不妨祈祷一下,愿佛祖对穷人、残疾人和刚下海的中国旱鸭子格外保佑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mingbo/014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