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建设部防房价过猛下降是个伪命题

“总的原则是既要防止房价过高过快上涨,也要防止过快过猛下降。”姜伟新强调,当前,重点还是要防止和抑制房价过高过快上涨。各地建设部门要从大局出发,充分认识房价大幅波动对经济运行和民生的重大影响。

 

乍一瞧这话也挺在理,可细一品味问题就大了。建设部是干什么的?严格说来,建设部承担的是社会保障住宅的使命,中国的民生住宅推进的快慢,建设部系于一半责任,当然,建设部也要承担对住宅和城镇建设的行业管理。可是,房价出了大问题,建设部避而不谈。中央政府为了稳定房价,使出了浑身解数,而收效甚微。本来,作为国务院的职能部门之一,建设部理应一马当先,上替国分忧,下为民解困,站在政府管理部门的立场上,把过高的房价设法降下来。然而,建设部这架庞大的官僚机器始终运行缓慢,毫无作为。现在,在国际金融环境,美国次贷危机和央行房贷新政的多重作用下,房价暂时企稳,前期投机过度的区域开始下跌时,建设部这下反应特敏感,立马提出“也要防止过快过猛下降”。

 

一方面是国家统计局出台的数据,2007年房价一直处在上升的通道;一方面是建设部要防止过快过猛下降,中国的房价简直是一个亚马逊的魔幻。很显然,对国家统计局来说,建设部防房价过快过猛下降只是一个伪命题。也许有的网友会说,统计局讲的是过去时,而建设部讲的是未来时,时空不一样,所以不能简单的类比。但我想说的是,建设部的防房价过快过猛下降这个命题还是不成立。

 

受全球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衰退的影响,中国2008年经济增速将开始减缓,我赞同全年GDP将增幅将下降1.5%至2%的观点,那么,反映在房价上只是涨幅的下降,要做到房价整体性下降还要辅之以行政手段和金融手段,也就是说,宏观调控一刻也不能放松。有的专家最近抛出了这么一种观点:政府只需要解决好社会保障住房,至于商品住宅管它是涨是跌,交给市场去解决就好了。这个观点是十分幼稚的,首先中国的市场根本就是一个畸形的市场,是一个没有民主化保障的市场,是一个官商勾结非常严重的市场,在社会保障住宅还不能完全满足民生所需时,商品住宅的一举一动都将影响民生。表象是,房价猛涨导致通货膨胀,吃苦头的还是老百姓。

 

说防房价过快过猛下降是个伪命题,还有一个简单的理由。以深圳为例,2007年元月深圳的房价是10872元,到2007年8月猛涨到18900元,平均一平方米涨了8000多元,而2008年元月深圳房价降至14600元,同比去年依然涨了3800元。预计今年深圳房价的低点在6月份,均价也将达到11000元至12000元,怎么可能出现过快过猛下降呢?深圳是去年投机炒卖最严重的一线城市之一,房价的降幅尚且如此,其他城市更是可想而知了。所以,房价的下降只是一种理性的回归,是一种长期的阴跌。

 

无论如何,上害国家,下犯众怒,害人害己的高房价是不可能在短期内死灰复燃了。随着民生住宅的大规模兴建,刚性需求得到有效的释放,房价的理性回归终成必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dichan/291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