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唾沫自干只为民生安宁

经常有网友给我留言,网上有个叫陈什么存的,又在指着你的鼻子骂你,腾讯还把他那个骂人的文章挂在首页,你不反击吗?我反问他,值得我反击吗?非但不能反击,还得感谢他,也感谢腾讯。为什么?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唐代武则天时期。娄师德的才能非常得到武则天的赏识,招来很多人的嫉妒,所以在他弟弟外放做官的时候他对他弟弟说:“我现在得到陛下的赏识,已经有很多人在陛下面前诋毁我了,所以你这次在外做官一定要事事忍让。”他弟弟就说:“就算别人把唾沫吐在我的脸上,我自己擦掉就可以了。”娄师德说:“这样还不行,你擦掉就是违背别人的意愿,你要能让别人消除怒气你就应该让唾沫在脸上自己干掉。”

 

我的博客上达天听,下传民意,岂能由着我的性子胡来?尤其是在这种是非曲直都不明确的年代,切不可意气用事。在中国,最应该质疑的是这种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导致的道德崩溃、文化没落和社会价值观的极度扭曲。打个很简单的比方,谁都知道高房价是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导致的矛盾焦点,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应该力促革除时弊,改良社会体制,促使住宅价值的回归。这样,才有经济繁荣的全民共享。可是,又有多少人不会参与其中?

 

然而,我们的主张肯定会遭到利益集团的疯狂反扑,这是自然的。因此,谩骂、威胁、恐吓、诽谤等不绝于耳,这些都很正常。批判是为了改良,改良才能促使社会进步和民族振兴。对于经济来说,没有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依赖强权和资本双向结合推动的经济增长,最后的结局都是崩溃。

 

任何一个经济学家,在这种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中,都有可能判断失误。我在读马克思、费雷德曼、萨缪尔森、克鲁格曼时,经济是带着批判的思维去看待他们的观点,只是越批判越能引起我对他们的崇仰和敬佩,因为批判是一种探寻真理接近真理的过程,这种过程对一个学者来讲是很美妙的。然而,理论和实践是有距离的。有时对强权的无耻对资本的本性对人性的贪欲过于低估,把自己的主观愿望看作是将要发生的经济现象,也直接导致许多失误。对此,我深感抱憾。

 

所以,对各种辱骂和诽谤,对各种造谣和中伤,我都能平心静气的容忍。最让人伤心的是一些普通民众的误解,他们有的甚至觉得2009年是一次机会,而并不知道这个机会导致的将有可能是社会的动乱和经济的崩溃,参与其中,不仅是奇耻大辱,而最后买单的不是大的资本,而一定是普通民众。

 

顺便说一句,我从来不反对任何人买房子,也从不接受任何人的买卖指导,自己的亲朋除外,你有钱,在公平合理的市场环境下,谁都有买卖的权利,因为谁都要居住,要安定的生活。我反对的是官商勾结炒买炒卖哄抬房价,我揭露的是商媒合作的欺诈行为,我主张的是建立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我努力追寻的是中国社会的居住理想。

 

几个小小的陈什么存的辱骂,我又怎么会介意呢?再说,如果他不骂我又怎么可能混上拆迁队的小头目啊?如果骂我,能保全他的饭碗,这也起码是一种价值。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