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争当农民是为瓜分最后一批土地财富

浙江义乌公务员,有的主动放弃城市户口,放弃令人羡慕的公务员工作,主动回乡当农民,引起世人感叹。可是,他们真的是回乡当农民吗?不,显然不是。他们是回乡去参与瓜分最后一批土地财富。有的虽然在做公务员,其实还兼有本村农民双重身份。

 

中国的土地在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该卖的已经基本上卖光了。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讲,这些地区农村已经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正在从圈地运动向产业资本转型。在这种转型的过程中,所有参与人都有权对原始结累时期的资产进行二次分配,那么,显著标志是,只有本村农民才能参与分配。你不当农民,就没有参与分配的权利,所以,吸引了很多公务员回乡当农民。

 

在发达国家是没有经过这种现象的。道理很简单,土地所有制不同。很多国家,包括美国、日本都是土地私有,有权参与土地财富分配的法律规定的非常明确,任何团体和组织或个人不得侵犯。中国土地是公有,在农村是集体所有,就比较难以处理。深圳实行的是全市民化,也就是对深圳的原籍农民,一次性全部转为城市户籍,取得巨大成功。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相对发达地区,在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财富,足以改变人们的城乡观念,但是,并没有解决后续发展问题。资本原始积累,主要是通过土地增值来完成的,所以,圈地运动往往充满掠夺和暴力。而中国的相对发达地区,土地卖完了,第一笔财富瓜分完毕,后续发展问题就比较难办了。

 

首先是向产业资本的转型问题。这个时期必备的知识是企业管理、市场开拓、产品营销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有待解决,即使他们这一代人不需要再继续创造财富,但是,毕竟有一个家族发展和素质提高的问题。现在江浙的富二代,基本上是毁掉了,如果这些放弃公务员回家做农民又培养一代富二代,那江浙的商人智慧和江南文明有可能断脉。

 

其次是土地财富不可再生,瓜分完了就完了。他们将来怎么生活,应该有一个统筹的考虑。这也是很多人一面当公务员,一面又在老家享受农民待遇的主要原因。这种情况是应该严格禁止的。义务的办法是发现一个清退一个,绝不容许公务员侵占农民利益,但是,新闻报道显示,总共才发现190人。这有什么用呢?所以,义务不妨学学深圳,因为深圳在转型过程中没有这些情况。

 

总而言之,土地财富分完了,资源也透支的差不多,能够留下的财富除了钱一无所有。这就是江浙一带许多农民的现状,当过公务员的之所以最后还是放弃,实属情非得已,也不可能人人都能成为一个成功的老板。但是,做农民更有钱,这就是现实。至于未来怎样,还得从长计议。除了江浙,这样的群体将来在其他的省份也会出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