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把蚁族逼走的城市缺乏的是人道

今年2月,我为北京的蚁族们写了一首诗。那时,蚁族们命运刚刚引起社会的关注。当时外电报道,北京现有50万蚁族,职业前景黯淡,收入与房价相去太远,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所谓成家和立业与他们均不相靠。今又见香港报纸报道,北京写字楼今年的空置率达到50%,表明很多公司人走楼空,蚁族的群体将更为庞大。他们的命运和前途令人十分忧虑……因此,为他们写上这首小诗,权当思虑。

 

灯火。烟花。

北京的夜空飘满你的身姿

那么快的闪烁

那么美的光彩

你的烟花

哪边燃放

放出的可是你的情怀

 

想象着北京的高楼

可有我的露台

如果是个多情的早晨

替你摆满鲜花

舀瓢阳光

淋出你一头风采

 

而我只能徘徊

徘徊在这无人的郊外

点上一支烟

可与你的烟花相偎

我的情爱

一直被你消费

很难被你理解

 

没有人知道

一个默默的男子

在全城缤纷的时刻

独自一人

为你流泪

 

半年过去,蚁族的群体已经突破了100万。他们困守在城市的边缘,寻找着自己的城市梦。然而,对他们来讲,生活是残酷的,房租涨价了、盒饭涨价了,水电费、上网费、饮料、洗衣粉都在涨价,而他们仍然是没有收入来源,连偶尔去街边小摊喝点啤酒的钱都很匮乏。当然,上涨最多的是房租,因为他们不能没个住的地方。

 

关于蚁族,全球很多城市都有过类似的群体。美国总统胡佛的贫民政策,曾经收到愤怒的民众严厉批评,贫民窟因此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胡佛社区。我们有很多开发商,给自己的楼盘取名叫做左岸社区,开发商的左岸是指位于塞纳河左岸的圣日耳曼大街、蒙巴纳斯大街和圣米歇尔大街,一个集中了咖啡馆、书店、画廊、美术馆、博物馆的文化圣地。

 

但是,中国的开发商并不知道,作为住宅的左岸社区是在美国的纽约,那是上世纪50年代美国最贫穷的年轻人创业打拼的聚集地,房租很便宜,社区里的消费不仅便宜而且时尚,充满浪漫的文化气息。现在的左岸社区,基本还是当年的样子,看上去有文化,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贫民窟。

 

大家可能也知道,奥斯卡获奖影片《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讲的就是孟买的达拉维这个全球第二大、亚洲最大的贫民窟的故事。这块只有1.75平方公里的地界上怎么塞进去一百万人口,这里的生活是不是真的逼仄、困顿到难以想象,这里面是不是充斥着色情、低俗、下流的文化?而这里又是怎么走出了百万富翁。

 

不敢和美国的左岸社区相比,中国的城市经济背景和孟买相似,都是经济处在高速增长、人员流动量最大的时期。但是,印度政府是怎样对待这些蚁族的呢?印度宪法规定,印度公民有迁徙的自由,也有选择在哪里居住的权利,而且在一个地方居住一定年限之后,就拥有这块土地的所有权。这也是卖掉土地的农民大量涌入孟买,搭建简易住房并形成贫民窟,而当地政府却不好采取强制拆迁手段清理之的原因所在。

 

请注意,在孟买是居住了三年以上,就拥有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孟买也不是不想改造贫民窟,2004年孟买市政府提出了一项30亿元的发展计划,计划把一部分贫民窟居民安置到政府建造的安置房中。这项计划遭到了贫民的抵抗而被迫放弃。印度贫民为什么不要政府的30亿元,而政府在贫民们不同意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拆掉这个全球居民的贫民窟,为什么?三个字:居住权。

 

发展中国家出现贫民窟,大中城市出现蚁族,这是在经济发展时期很正常的现象。但是,中国社会应该给他们已足够的关注,而不是某些人在疯狂叫嚣的,把蚁族赶出北京。如果真要这样做,那真是非常遗憾,因为这不是什么居住权的问题,而是非人道。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