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六奴”时代中国要力图避免危机

当代的中国社会就像一个没头的苍蝇,整天嗡嗡,却谁也不知道要飞向哪里?

 

因为没有方向,也没有目标,因此,市场全面投机,生产开始溃败,消费严重萎缩,社会道德崩溃,贪污腐败横行,法律只是玩偶,一座用钢筋水泥堆砌起来的资本结构,却宛如砂器,危如累卵。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中国的生产力发展到了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而生产关系却倒退到了“奴隶社会 ”。也许这个结论比较轻率,也许中国社会正在努力扭转,正在设法建立平衡的生产关系,但是,我们看见的事实是,很难很难。

 

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一个是原始资本阶段,主要是依靠圈地运动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这个过程现在处于收尾阶段;二个是产业资本阶段,因为有资本主义国家的股票市场经验,中国从1984年就开始,北京天桥股票发行,随后,上海的飞乐、深圳的宝安相继发行了股票,1988年前后在上海和深圳出现了地区性的股票交易,1990年12月后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相继开业,拉开了中国股票交易的序幕,伴随的是如火如荼圈地运动,产业资本发展规模空前;三个是金融资本阶段,也就是我们现在看见的在菜市场买菜卖菜的家庭妇女们都在谈论M2,因为M2和他们的菜篮子息息相关。

 

泡沫经济是金融资本的最高阶段。这个时候的经济只有两种出路:一种是化解泡沫,将泡沫危害降到最低;一种是泡沫破灭,用官方的话来讲就是硬着路,而经济硬着路带来的危害远比化解泡沫大得多。遗憾的是,中国权贵们基本上把化解泡沫这条路给堵死了,等待中国的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泡沫破灭。

 

为什么权贵们非得把化解泡沫这条路给堵死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已经完全奴役了中国的底层百姓。中国至少有六大奴:房奴、车奴、卡奴、孩奴、婚奴、薪奴。千千万万中国百姓的精神被压抑。

 

奴役与反奴役——反不了就沉默。

 

掠夺与反掠夺——你拆我的房子我就和你拼命。

 

压迫与反压迫——当然绝大多数人都反不了。

 

可能也许有网友会问:为什么生产力飞速发展,而生产关系却在倒退呢?用马克思理论是解释不通的,因为马克思对生产关系有一个基本的阐述:以生产工具为主的劳动资料,引入生产过程的劳动对象,具有一定生产经验与劳动技能的劳动者。因为马克思没有经历资本的高级阶段——金融资本阶段,根本无法预测金融资本的最大危机。但是,我们现在发现,当代中国经济的最大危机,并不是单纯的产能过剩,而是生产力的过剩。这是用理论和实践都无法解释的深刻危机。

 

当生产力的发展已经不能增殖资本价值,那么,相对于增殖资本价值这一目的,生产力便成为过剩。生产力的资本主义过剩表现为:资本过剩、人口过剩、商品过剩。所有这些过剩都是生产力的相对过剩,是生产力不能增殖资本价值的相对过剩。

 

美国解决生产力过剩的主要办法是发动战争,所以,美国经济永远都可以战胜危机。而中国没有军事实力,没有强大的国防,没有民族发展的伟大理念,最后的结局一定比日本还要悲惨。

 

生产力的过剩的原因,是因为金融资本扭曲了生产关系。俄罗斯解决这一问题采取了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将俄罗斯最大的金融资本帝国石油大亨等资产收归国有,这一点在中国目前做不到;第二个办法大幅降低土地价值,全面打压房价,这个办法可以迅速降低生产成本和生活成本,减少商品过剩,遗憾的是俄罗斯可以在一年时间降房价60%,而中国也做不到;第三个是全民减税,这个中国更做不到,因为中国政府不仅开支庞大,而且政府投资项目繁多,骑虎难下。

 

现在最现实的办法,就是继续扭曲生产关系,将老百姓的财富含金量逐步稀释。但是,这种办法只能维持一时,当老百姓的钱不值钱时,危机终会爆发。在市场表象来说,就是通货膨胀的爆发,也是发改委等政府部门最惧怕最不敢承认的。实际上,无论怎么堵都会失效,因为超量发行的货币一定会传导到商品价格上。我们的货币已经超过GDP总量的一倍,老百姓的存款是28.5万亿,多发的货币超过了城乡居民存款的余额。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