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我的儿子也是80后

儿子马上就要满22岁了,我觉得要为他写点东西。在他大二的时候,我曾为他写了一篇博客《大二了,老爸与你谈谈性》,提醒他尊重性。但是,他现在大了,任何关于生活方面的提醒,我想都是多余。

 

近来看过电视《奋斗》,讲的是一群80后创业打拼的事。社会上对80后也多有议论,因为他们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生活自理能力差,许多人来到社会上后要仰仗父母,我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我的儿子一直给我带来惊喜。

 

不久前,他从北京去广州,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是买火车票了,比机票便宜。我当时接到短信,心里流过一阵暖流,感到非常欣慰。他从小到大就没有坐过火车,记忆当中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啊。从幼儿园开始,每天的接送就是我的司机的职责。念中学后,因为读的是寄宿学校,一月接送一次,一般是我自己开车去学校接送,我没有时间的时候,就由我的弟弟代我。

 

初三后,他开始在全球各国奔跑,使用最多的交通工具也是飞机,有一次和他妈妈讲坐了一回红眼航班,还被他妈妈埋怨,因为,红眼航班尽管省钱,但深更半夜落地,在异国他乡不安全。他妈妈是一位很清廉、勤勉的公职人员,也不愿儿子在外面受苦。现在来看,他懂事了,知道选择最经济的交通工具。

 

我对儿子的教育比较传统,概括起来就是九个字:修身、齐家、报国、平天下。我不要求他有雄才大略,但一定要有良好的素养和品行,要懂得体恤天下苍生和报效自己的国家。尽管他已经被美国微软录用,但我相信,他在这间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工作三年后,如果具备足够的实力,一定会服务自己的国家。

 

80后是很奇怪的一代,他们的成长路径是我们无法了解的,为此,也误了他们的事。他在念初一的时候,自己建了一个游戏网站。我呢,别的不懂,可知道推广,因此就在我的一本书《深圳楼市 龙岗卷》上,为这个网站作了一个整版广告。哈,流量还不错,原先是外挂的服务器,流量太大后要改为租用,租用就要费用。可惜,当时网络还是刚刚兴起,而我根本不懂,心想玩玩可以,可别当真,就没有同意出钱。现在想来,他这个游戏网站,比陈天桥早四年,比史玉柱早六年。

 

儿子读小学的时候,钢琴还不很普及,加上我对音律不通,没对他进行钢琴培训。前年春节,在他大舅舅家中,他突然弹起了《致爱丽丝》,惊得我目瞪口呆。我这才知道,他当时已经是钢琴八级,开始在网上学的,有一定的基础后,才去自己拜师学艺。喜欢钢琴的孩子,一定是好孩子,这话,我信。

 

我在博客上有一张照片,穿的是YY牌的运动衣,那是羽毛球的一个品牌。儿子最喜欢的运动就是羽毛球,使用的是清一色的YY牌。放大假回深圳时,我的同事陈波、史进,也是羽毛球高手,便主动来陪我儿子练球,开始时,我儿子打不过他们;半年后,他们打不过我儿子。我在那儿看着,真是开心。我小时也打羽毛球,但那是自己打打玩的,而儿子这一辈是师从专业教练,早已在成长条件上就超越了我们。

 

不久前,好友温国辉带着女儿来上海,办理去美国留学的手续。女儿太小,做父亲的肯定有点担心。我安慰他说,不要把我们原来的生存环境套在80后头上,他们有自己的成长路径,他们学的东西我们根本不懂,我们无法指导他们。我们唯一能做的,只能和他们讲传统,讲如何修身、齐家、报国、平天下。

 

我觉得社会上种种对80后的苛责,过分了一点,我们需要的是为他们提供一些必要的奋斗环境。我们不要去扮演大师,去要求他们怎样生活,那些指导和说教,那些专业的伦理的东西,他们全都不需要。中国社会需要做的,具体的就是不要让他们感受到太大的压力,以致让这些压力消耗他们宝贵的才华。说得具体一点,就是我曾呼吁的,大学毕业生应该享受保障住房,而享受保障住房不是每人分一套房子,而是应该有间廉租屋,有一个栖身之所。

 

当然,我的儿子是不需要的,所以,我并不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而是为了一代人的利益和国家的未来。我不知道儿子是否看见这篇博客,我只是想通过儿子的发展告诉社会,80后是了不起的一代,我们应该珍惜他们。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