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不与蔡鸿岩对骂

网友给我爆料说,蔡鸿岩骂你了。我急忙打开蔡鸿岩的博客,果然有一篇是骂我的,而且骂得还不轻。

我与蔡鸿岩只见过两面,一次是在博客会上,一次是在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现场。说实话,我对他印象不深。有一次,他写了一篇博客,标题我不记得了,大约是说北京房价五年之内将超过香港。我觉得他很无知,也很无良,是那种走狗式的专家,给一根骨头就摇尾巴,所以对他进行了反驳。但我没有骂他。

我现在仍然不想骂他。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底气不足,写了博客却不敢开评论;二是我当大报主编的时候,他还穿着开裆裤,和晚辈对骂,有失尊严。所以,我将他的博文原文不动,照录如此,欢迎网友拍砖。

 

以下是蔡鸿岩的原文:

 

干过媒体的人都知道发稿都要有经过报社、杂志社严格的发稿、审稿,才能把稿子见诸于报端。总编要审编辑的稿,编辑要审记者的稿和外稿,无聊、无知和无意义的稿件统统枪毙。媒体的舆论高度和社会价值由此而得以体现。

但是现在到了互联网时代,Web2.0让任何人可以自由上传信息,写博客、作播客,民主的时代似乎真的到来。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造谣的、生事的、无中生有的、无知的、无聊的等等,啥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可以晒之于网上,与正确的、科学的、有益的信息混杂于一处,使得网上的信息往往清浊混淆、黑白不分、真伪难辩。更有为讨多点击率,不惜“卖身”或搔首弄姿以搏网民一顾。比如芙蓉姐姐等之流。

房地产近乎民生,房价更是多有人关注。于是乎就有一些愤青或所谓专家专以谈论房价讨好民众为目的,换点民众知名度,不知不觉中竟也突然发现自己真当成了个明星。

说此话的用意不在于本人嫉恨哪位草根去当明星,问题是一芥草民做上明星应该以何种方式和手段,实在是一件值得探讨、深究的事情。以网上近一年来知名的牛刀为例,今年一记与徐滇庆教授打赌,让其名震四海。之后这位仁兄就发疯一样奋发图强日日笔耕,成为网上专业喊降价的选手。

近观国内外经济金融大势,有关国内房地产之走势问题世人皆可有权评论。但牛刀仁兄昨日国务院发文的“进一步鼓励普通商品住房消费,支持房地产开发企业积极应对市场变化”自己解读成“国务院下达楼市降价令”发于博客,而其文章中既没有充足的论据佐证国务院的文件直接就是让开发商降价,更说掰扯不清因何政府要明令开发商降价,只是空洞的赎卖他原先老套的“中国楼市最深刻的矛盾,就是房价与购买力之间的矛盾,高房价不仅影响经济发展,伤害普通民众对政府的感情,而且危及社会和谐,只有彻底、坚决的把房价降下来,才能缓解中国社会的矛盾,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之类的口号。通篇文章既无事实,又乏论证,只是做了一个挺吓唬人的标题,偏偏就被影响力巨大的某些门户网站给置了顶,这一曲解政府的观点就这样被强化并贩卖。这实在是互联网的一大悲哀。

其实牛刀君此文并非偶见。颇有牛耕精神的此君,以代表国务院和中央旨意精神的博客文章几乎日见更新。随便搜搜此君的博文,到处是“大学毕业生应该享受住房保障”、“我赌政府年内不会救市”、“救市这两个字已经臭不可闻”、“只有万科在降价股价就会涨”之类耸人听闻的标题文章。而这些文章的共同特点就是口气能放大多就放多大,内容能多空洞就多空洞。从其所有文章里可以看出,牛刀君一是定没学过经济,二是定没学习过政治,三是炒股票也没挣过钱,四是干房地产策划没接到过大活儿,社会、人文、伦理之类的名词、常识和知识可能也只在电影、电视里听过但绝没有过过脑子。整个一个文革时期的黄帅——小学般地无知,却有一腔革命热情。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去年北京国际时装周有幸在751观看了一场赵半狄的熊猫时装发布秀。意想不到的是竟在这场秀里有幸一睹芙蓉姐姐和杨二令人啼笑皆非的风姿妖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啥场下这么多人的唏嘘的叽笑和议论声,芙蓉姐和杨二竟还是那样全身投入地、置身边专业模特俊男靓女鄙屑的眼神于不顾,依然摇晃着肥硕的腰枝来炫耀自己的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们的心里素质过硬,还是他们根本不觉自己已是一个丑物,不登大雅之堂?我不知道。

 

后记

说实话,我不知道蔡鸿岩骂我的动机是什么?打电话给北京的朋友,说是蔡鸿岩的《楼市》经营不好,负债累累,广告量大幅下滑,因而认为我的言论和观点对市场有负面影响。是不是如此,我没有确认。但我相信,我的所有观点只是一孔之见,对与不对,悉听分辨。但如果,你的刊物经营不好,怪罪于我,那是没有道理的。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