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牛刀最新文章 > 牛记茶坊 > 牛刀:过度投机对一个城市的楼市来讲不是好事
200807/28

牛刀:过度投机对一个城市的楼市来讲不是好事

7月26日答记者问。

记者:牛刀老师,与徐滇庆赌局来看,他是北大教授又是年龄较长的学者,他登报纸道歉,是不是有点太让人尴尬了,有人指责您太较真了,让经济学家难堪?您如何看?

 

牛刀:是啊,就像您所说的,他是北大教授又是年龄较长的学者,本次赌局的确让他有些难堪。但是,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再说,个人事小,民生事大。个人一点名誉受损,天长日久是可以挽回的。如果因自己的不当言论,而误导市场,那后果远远比自己名誉受损要大。您说有人指责我太较真,那是抬举了我,因为生活中我是一个简单温和的人。真正较真的是徐教授,从一开始的较真一直到6月27日的博鳌论坛重提赌局,表明他是一个敢负责任的学者。至于,徐教授输在哪里,想必网友们都知道,我就不在此赘述。顺便说一句,本次和赵晓的打赌,我也并不是想把专家们非得弄个灰头土脸,只是提醒他们要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客观理性的看待目前的经济局势,不要有愧于民。

 

记者:徐老先生称自己被利用了,而且说自己天真得象个小孩子!您怎么看待?而后深圳律师金焰他也要号召成立“深圳房奴会”,让房奴们共同起诉“黑嘴”徐滇庆。就此事,他还正式发布了一份致深圳市民的公开信。他要和徐进一步设赌局?您怎么看那个人?他是否有炒作之嫌?

 

牛刀:我没有仔细看徐教授为什么说自己被人利用,被谁利用?如果是指被利益集团利用,那表明他还醒悟得比较早;如果是指被其他人利用,我就不好评论了。深圳律师金焰要起诉的事,我认为在法律方面他比我在行,应该知道如何把握分寸。

 

记者:牛刀老师,您的知名度是否因为赌局有所提高,包括您是房地产策划的,是否通过为此事在业内得到了广泛认可和较高的知名度,业务量是否有所增加?

 

牛刀: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不过,我坦率地告诉你,这件事情之后,我的生活状态一点也没改变,该吃饭时吃饭,该睡觉时睡觉。还是晚上十点后开始写博客,只不过有时更晚。

 

记者:您是根据什么认为深圳房子会降价的?你怎么分析目前的楼市,而针对郎咸平年初的观点“房价拐点并不存在”和而后的“房价走高,看不出明显拐点”的说法,您是否认同?

 

牛刀:前年3月,深圳关内房价突破一万;去年6月,深圳关内房价首次突破两万。一年零三个月时间,深圳房价翻了一番,涨幅巨大。而深圳GDP是用了七年才翻了一番,深圳的人均GDP是用了八年才翻了一番,而深圳的人均收入是用了十年才翻了一番,只要仔细考量这几个数据,从大势上来说,房价就没有继续可能暴涨。再爆涨下去就有可能出大的问题,要么是经济的,要么是社会的,要么是经济和社会都会出问题。从市场层面来说,过度的投机对一个城市的楼市来讲不是好事,对开发商和炒家都不是好事,任何专家都不应鼓吹投机行为。至于郎咸平先生从二元经济理论来研究房价,是否失之偏颇,还有待考证。

 

记者:这次与赵晓设赌局,出于什么目的?有人说您赌博上瘾,您怎样看待?您现在有与徐打赌那样有信心吗?

 

牛刀:7月20日在大连“东北楼市高峰论坛”上,我问大连的朋友,我像不像个赌徒,我记得有两位朋友说像(现场有600多人),我当时就笑了。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好赌,房价赌局是被逼出来的,我无法不应战。而这次,我和赵晓的救市赌局,是我来设的。道理很简单,赵晓的“我赌政府救市”是代表部分开发商的观点,不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客观的分析市场所得出的结论,不仅误导市场,也给中央政府施加压力,两头都不讨好,所以赵晓必输无疑。

请到:牛刀淘宝签名书店

文章作者:牛刀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