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牛刀最新文章 > 牛记茶坊 > 牛刀:房价暴涨对炒家来说不是机会而是陷阱
200708/02

牛刀:房价暴涨对炒家来说不是机会而是陷阱

对投机炒家来说,有一种情绪极易理解,那就是利令智昏。这个时期,从没见过这么轻易来钱的炒家,暴露了人性当中最大的弱点:嗜钱如命,巴不得再让手中的钱再平白无故的翻几番,做着不劳而获的美梦,除此以外,别无他想。这个时期,就是上天派来了阿凡提,对他们进行理性的劝诫,他们也会报之以白眼和辱骂,全然不知道他们正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甚至连生命都在走向一条不归路。

 

资本的本性就是嗜血如命,这点,马克思已经讲了许多。这个留着大胡子的苍苍智者,早已洞悉一百年后,资本的恶习将在中国泛滥成灾。没想到的是,这个资本泛滥成灾的爆发点却是深圳,而最具特征意义的就是房地产投机。深圳的房地产投机浪潮,是由政府一手导演,发展商充当主角,几十万炒家共同表演的世纪悲歌。好在这幕悲剧高潮已过,眼看就要落幕了。回过头来再看,政府成了玩遍主角的最大受益者,就像现在的演艺界,女主角让导演爽歪了,而挺身告发的毕竟只有张珏一人。最可笑的是几十万炒家当中,云里雾里的人居多,正处在癫狂时期。

 

最近看见一份资料,中间一段是这样写的:中国还很落后,中国人还不富裕,中国要加快发展自己,这似乎没有错。但是,对于中国、中国人来说,把这条作为至高无上的“硬道理”,实践证明已发生了严重的偏差。中国有严重精神病患者1600万,在疾病排名中已超过心脑血管、恶性肿瘤,居于首位。全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每2分钟自杀9人,其中8人未遂,自杀率是国际平均水平的2.3倍,成为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深圳是全国最富裕的城市,每年2000人自杀,精神障碍率十年间增加了 100倍。物质富裕、精神不宁,是中国的奋斗目标吗、是中国的理想社会吗?

 

显然不是。但我们的现实呢?我们的国家、社会、学校、家庭高度一致地树立了“以骄奢淫逸为荣耀、为成功、为骄傲,以省吃俭用为耻辱、为失败、为窝囊”的荣辱观。国家以经济为中心的国策、社会以消费为尺度的舆论、民众以金钱为第一的追求、学校以分数为衡量的标准,都是在鼓励、培养利欲熏心、物欲横流的人。难道不是吗?不信,可以调查一下,官员到民众、教师到学生、老板到雇员、成人到年轻人,他们羡慕、追求的生活方式是什么?以物质追求为目标的中国固然带来经济的发展,但不可避免地带来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关系的恶化,带来道德的堕落、灵魂的丧失、精神的空虚。问题还在于中国有多少资源来满足今天13亿、将来16亿人口的物质欲求,用武装去掠夺、靠举债来维持,可行吗?欲壑难填的国民能建成和谐社会吗?

 

于是,一个小小的深圳在金钱的驱使下,爆发了几十万人的炒楼狂潮。据民间调查人士初步估计,包括二手楼,深圳有20多万套住宅在炒家手里,相当于深圳两年推盘量的总和。而这些住宅中,只有十六万左右用于出租,四万余套用于炒买炒卖。深圳特区成立以来,初步估计,兴建商品住宅200多万套,政府福利房和经济适用房60余万套,农民房(含城中村和宝安,龙岗两地)120多万套(不包括大量的违章建筑),还有无数的厂房宿舍,而且,每年新增的供应量均在900万——1000万平方米,约10万套左右,仅现有的住宅已经基本可以满足1600万人口的基本居住,那房产还有什么炒作的空间呢?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社会分配严重不公,很多房子集中在少数人手上,也正是这少数人发起了这场炒楼狂潮。

 

那么,一个巨大的陷井已经显形,只是时机拿捏得特别准。一,中国经济连续10年的高增长,产生了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这些人的成长直接危害了官僚和官僚资本阶层的利益,掠夺他们的财富成了这个利益集团的共同想法;二,国际上美元正在迫使人民币升值,总计升值幅度已经超过10%;三,国内通货膨胀相对前两次来讲,势头更为强劲,按常规,有钱人应该大规模购买黄金来应对通货膨胀,可是,因为中国城市化进程正在加快,大量失地的农民和农民工要进城,为了盘剥这些刚富裕起来的群体,资本向不动产下手;四,中国流动人群处于无序状态,正在随资本流动而流动,也给资本以可乘之机。

 

根据二八定律,在这场炒楼狂潮结束时,只有20%的人有钱赚,80%的人将掉入陷阱不能自拔。在这里,我再次好意提醒炒家,深圳楼市将会暴跌,请千万做好准备。你也可以不听,但不要漫骂,那样容易伤肝。

请到:牛刀淘宝签名书店

文章作者:牛刀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