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徐滇庆,最后一名经济学家的末路裸奔

相信于徐滇庆之后,再也不会有比他更荒唐的经济学家,对深圳乃至中国的房地产说出这么一堆无用的废话。这堆废话宛如深圳楼市泡沫,看上去很美,实则藏着妖魔。说他是废话,是因为他将一个三岁小孩读能看懂的社会现象仅然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且,装的那么像,仿佛全球通1000多VIP会员,同他一样的弱智;说他藏着妖魔,是因为他企图为既得利益集团辩护而不惜赤裸裸的伤害广大民众,可谓其心当诛。

 

再去批驳徐滇庆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广大网友已经用铺天盖地的口水证明了中国社会的立场,无数的批驳文章已经将他批的体无完肤。在此,我只是想来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徐滇庆现象,还会不会再来一个李滇庆或王滇庆?

 

中国思想界关于政治观点的交锋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而且一次比一次激烈,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带来了中国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发展,而游离于政治观点之外的单纯经济观点的交锋,迄今为止,能够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大的交锋还不曾有过。互联网时代为中国经济观点的交锋提供了平台,孰是孰非,自有公论。

 

遗憾的是,中国官方的经济学家厉以宁,吴敬琏,茅于轼等在这场关于中国经济前途与命运的大辩论中累累失言,令人大跌眼镜,人称“专家误国”。这场辩论应该起源于2004年,由海外的经济学家们引发的关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中国经济崛起还是走向崩溃的大讨论,这场讨论以互联网的方式迅速向国内渗透。值得重视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苏宁,国家发改委马晓河,以及巴曙松,易宪容,谢国忠,曹建海等一大批青年经济学家们以奋不顾身追求真理的热诚,揭示了中国经济的内在矛盾,指出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当然,郎咸平以他特殊的身份和率真的风格将这一次的大辩论推向了第一个高潮。在他之前,基本上是海外的经济学家从对日本泡沫的研究到拉美危机论的提出,对中国经济的失衡,中国过度依赖出口,投资过热,内需严重不足,就业率高居不下而要引发的社会危机提出了深刻的批评,指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将导致崩溃;而国内的经济学家基本一边倒,认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正在崛起,并以《大国崛起》试图结束这场辩论,直到郎咸平旋风刮起,才是这场辩论的一个阶段性的成果。

 

然而,中国经济并没有因为这场辩论而停止走向崩溃的步伐,中国社会的严重不公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上学难,就医难,住房难等三座大山压在中国民众的身上,已经使中国社会不堪重负,而这一切的缘由自然是经济,是中国社会巨大的分配不公,并引发了中央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基本无效的宏观调控。人们自然对政府成为上学,就医,住房等方面与商人一起结成利益共同体掠夺民众的财富,提出了尖锐的质疑。这场辩论的一个高潮是任志强的“只为富人造房子”和茅于轼的“保护富人”。这个时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时寒冰勇敢的站了出来,从房地产的角度与任志强抗衡,并将观点切入民生,很快赢得了网民的支持而大获全胜。我想,历史在书写这场辩论时,将会毫不吝惜墨水的。

 

回过头来,在深圳房价半年暴涨50%,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二线城市房价全面暴涨,而中国民众正在通货膨胀的压迫之下生活日益维艰之时,屈原的“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感触正在不时激发一代有良知的学者,所谓“知者不惑,勇者不惧”,他们正在以自己的一腔热血,指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正在全面泡沫化,并危及中国经济安全。这种盛世危言正在引起中央政府的重视之时, 徐滇庆先生跳将出来。

 

徐滇庆认为,购房者,拥有住房的人,房地产开发商,地方政府和新闻媒体是推动房价上升的力量,“这些力量都很强大,所以没有不涨的理由。”徐滇庆认为。“产业转移,经济萧条,利率和汇率上升,土地政策放松,政府干预和金融危机,是房价下跌的几个主要原因。”徐滇庆认为,目前看来,房价下跌的因素都不具备,而最可能导致房价大幅度下跌的是金融危机,现在更是没有数据可以显示会到来。 此外,徐滇庆坚持认为,人们在关注房价近期上涨的同时,忽视了改革开放近30年来,收入水平是在持续不断增长。“不能只看最近一两年房子涨价,30年收入涨了多少?很多人涨了100倍、200倍。”

今年5月,深圳市中心区福田区的一手商品住宅成交均价突破每平方米2万元。 “深圳房价2万元(每平方米,下同)一点都不高,一手房均价2万不是一个可怕的数字,根本用不着慌张,没有必要人云亦云惊慌失措。”目前深圳房价上涨,“好不好?应该是好事!2万元不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要看人民的幸福指数。”徐滇庆说。 徐滇庆认为,任何一个市场都是由真实需求和投机需求共同组成的,“炒房无罪,炒房也就是一种普通的商业行为和投资行为。”徐滇庆说,关键在于目前我国的税法没有跟上,富人拥有住房的成本非常低。

大段的引用“南方都市报”的这篇关于徐滇庆在深圳全球通VIP会员俱乐部的演讲,是想让网友们都来看清一下徐滇庆的嘴脸和用心。实在想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徐滇庆是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专注于金融领域和泡沫经济的研究,现任长城金融研究所所长,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兼职教授。因为在中国民间金融问题的研究上的卓越成就,被誉为“民营银行之父”。研究泡沫的专家来鼓吹泡沫应该不为奇怪,这是有中国特色的经济学现象。

 

我开篇讲过,再去批驳他的观点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一是被广大网友批烂了,二是不值一批。只是就这种现象来说,徐滇庆就像一个在维护特殊利益集团的穷途末路上,赤裸裸的奔跑着,虽然汗水淋漓,却无人喝彩。而且,天意注定,这样的经济学家也将是最后一个。尚若不信,试看谁是来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chafang/29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