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如果深圳楼市泡沫破了,全国一线城市都将不能幸免于难

与九十年代初中国沿海地产泡沫破灭的情景相比将会大不一样,如果深圳楼市泡沫破灭,中国其他一线城市将无一幸免于难。

 

九十年代初,海口、北海、惠州等沿海城市楼市泡沫相继破灭,留下大量的尚未完成七通一平的住宅用地和数不清的烂尾楼,原本是面向财富阶层或为富豪二奶们建造的别墅,成了中国最豪华的养猪场,跳楼跳海者不胜其数,更重要的是区域整体经济遭受重创,海南发展银行被迫宣布破产还债,从此十多年这些地产泡沫破灭的地方经济一蹶不振,近千万民众深受其累,继续忍受穷困的煎熬。

 

   那时,正处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中期,市场经济还不成熟,再加上内地经济刚刚起步,因此,中国的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内陆城市受到的影响并不大。而经过了1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城市化进程的步伐加快,不仅仅是中国一线城市地产泡沫堆成了玉龙雪山那么高,二三线城市也是整体发力拼命鼓吹地产泡沫。可以说,在国务院确定的中国79个大城市中,很少有房地产市场健康的状况。

 

   诚然,这与整个中国经济重出口重投资轻消费有关。而依赖出口主动权在国际市场,依赖投资又衍生了大面积泡沫,轻消费的实质就是不顾绝大多数市民的生活质量,再加上把GDP的增长作为官员升迁的依据,使得各大城市以竞相拍地来运营城市,以房价高低来炫耀城市竞争力,把中国的区域经济引入了歧途。严格的说,一个城市的繁荣体现在市民的消费增长上,一个城市的竞争力体现在城市的成长性上,绝对不是体现在制造泡沫的能力上。

 

    就深圳而言,以楼市制造泡沫的本领可谓登峰造极,御用专家们可以数出许许多多的理由来为高房价辩护,但惟独忘记了一点,人是城市的血脉,人是社会的细胞。穷则思变,“穷人”是一个城市创造力之源,成长力之本。一个没有“穷人”的城市,同样也没有生机,没有活力,也就没有“富人”。试图以高房价来淘汰“穷人”,让“富人”拥有整个世界是非常荒谬可笑的。任志强先生说:“高房价会把层次比较低的人淘汰,然后把最有能力最有竞争力的人吸引到这个城市来。这样的城市一般成功机会比较大,最承认劳动效果,这样才能创造出高收入来迎合高房价……”大概,这是为楼市泡沫找到的最好辩护。

 

    而事实上是,深圳房价半年暴涨50%,有70%的楼用作投机炒卖,只要关注这两个数字就应该知道,深圳的住房在居住和投资的两大功能上孰轻孰重?明智之人,一目了然。应该说70%用作居住,30%去玩玩投机的住宅,已经不合理了。而深圳这个城市把这种产品的功能完全颠覆过来,就不说这个市场是如何使炒楼者为此而癫狂了。

 

    由炒买炒卖而衍生的泡沫,合理的解释是,价格和价值已经完全背离。而不合理的解释是,深圳靠近香港,房价还有空间;深圳已经没有地了,房子会越来越珍贵;全国人民都来深圳买房子,深圳楼价还可以再涨10年;……等等等等。在这种近乎疯狂的心理驱使下,深圳已经完全无视泡沫的存在,似乎一捅破而后快,看看泡沫破灭究竟有什么了不起。以眼前情形看,如果深圳楼市泡沫破了,中国一线城市都将不能幸免于难。这绝对是一个不再孤立的经济危机。

 

一、与九十年代初的楼市泡沫破灭不同,中国流动性过剩的资本已在全国一线城市进行楼市的全面炒买炒卖,深圳只是一个爆发点。巴克莱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 家黄海洲博士和国务院发展中心金融研究所巴曙松教授指出,全球流动性过剩的状况正在发生变化,而临拐点,将使大家感觉非常过剩的流动性变得不一定过剩。而中国的流动性过剩与国际流动性过剩是同步的,将一起面临不再过剩的状况,从而影响股市和楼市。                                               

 

二、九十年代初楼市泡沫破灭只是几个城市的局部区域经济现象,而这一次是以一线城市为主导继而影响二三线城市的全面泡沫现象,局面已是不可控状态。中央政府调控了一年多而没有发生一点效应的状况就是明证。从任何角度来看,中央政府绝不虚幌一枪,而是是实实在在想稳定房价,但遭到来自利益集团的重重阻挠,并在资本的策动下变本加厉的暴涨。如果此时深圳楼市泡沫破灭,北京、上海、广州显然在所难免。

 

三、不只是楼市和股市,中国经济正在面临全面泡沫化,只要有一个点爆发泡沫破灭,那影响的不只是楼市和股市,将波及其它行业,导班中国经济危机全面爆发。

 

盛世危言,且发警醒国人。于此而已。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