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不知茅于轼的“富人”需要谁的保护?

关于茅于轼的“满纸荒唐言”,是否洒满“一把辛酸泪”,广大网友是看不明白了.起码我是如坠五里雾中,越发的看不清楚。

虽然,茅于轼的“富人”指的是带有资本原罪的商人。其实,中国社会正以极大的宽容,没有谁去追究那些商人的原罪。原谅并且容忍这种原罪不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恰恰表现的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观念中的中庸精神。而这种中庸精神实质上阻碍了中国社会的进步,却在客观上维护了中国社会的和谐。

中国,正是需要这种和谐,才以中庸精神牺牲着一代又一代民众的利益,使他们越发的贫穷。

就本质来说,“富人”需要保护的命题本身就是个悖论。茅于轼说:我觉得最根本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对过去的一套东西没有好好的批判,现在又有很多反自由主义的独裁思想冒出来,这是当前最危险的。剥削理论、仇恨富人、造反有理,这是当前社会的三大危险。富人对社会是有贡献的,不是有罪的,所以我说我要帮富人说话。茅于轼还说:企业家有原罪的说法是不合理的。我们要保护先富裕的人,因为只有富人得到保护,穷人才可能变富。

引用茅于轼的这两段经典名言,是因为这两段经典名言活生生地画出一个蹩脚的经济学家的无耻。尤其是后两段,没有谁说现有的企业家都有原罪,而是指庞大的企业家群体中难免鱼龙混杂,有一些带有资本原罪的商人。中国社会从来都不仇恨合法的资本,就是包括用人命来换资本的煤老板,只要作出合理的赔偿,也没有谁去追究,顶多对他们买豪宅、开悍马、养二奶发泄一点怨气而已。如果连这个怨气都不让发泄,如果连发泄一点怨气都视作是对“富人”的攻击,那才真是黑了天了。

中国社会已经度过了非常艰难的时期。面对所有的暴戾、掠夺和不公,中国的民众都以一颗淡定的心情,冷眼看待,表现的是一副不惊态。中国的老人因看不起病,可以死在家中,没有谁去要求什么保障;中国的许多农民工的儿女可以不上大学,没有谁去向政府讨个说法;明明中国社会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却依然缺少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缺少起码的国家福利,甚至缺少起码的人权,而我们的伟大经济学 家茅于轼先生却在说:剥削理论、仇恨富人、造反有理,这是当前社会的三大危险。究竟什么才是中国社会的危险,究竟是谁在破坏中国社会的和谐,我想,肯定不是中国的民众。

不管富人穷人,每个人都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充满着热爱。中国的民众大多不关心富人是有原罪的还是没有原罪的,如果富人的财富充满着原罪,他们相信上天会予以惩罚;如果富人的财富没有原罪,那才是时代的精英和楷模。中国民众的理想是质朴而简单的,那就是能够享受一个经济繁荣的时代带来的基本社会保障和作为一个公民拥有的一份国家福利。尚能如此,就已经足够了。而茅于轼的无耻就在于偏偏要把穷人放在富人的对立面,并以为穷人才是中国社会的危险,这是非常荒谬而可笑的。

从古至今,没有一个研究经济的人会认为穷人是社会的危险,那么,要化解这种危险,是不是就是要保护富人呢?如果如茅先生所说,因为只有富人得到保护,穷人才可能变富。那么,我们要问:富人需要谁的保护?

    一个社会的正义和良知,首先来自对弱势群体的呼吁和呐喊,来自对民众生存环境的救助和改善,来自对社会道德和法制精神的宣扬,而绝非煽动社会对立情绪。这种假借保护富人之名,而行挑唆穷与富的对立之实,才是中国社会最大的危险。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