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吴敬琏的打压房价物价上涨是悖论

真的不想让别人说我对老人不敬。前几天,批了一通刘吉、张五常,原因是他们居然说,中国社会不存在两极分化。今天呢,我尊敬的吴老又在说出一些缺乏起码市场常识的谬论,真不知这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家是怎么当的。

对吴老来说,我只是个藐予小子,天性喜欢说话,但对惶惶巨子,真的连称赞的话都说不好。我称赞您什么呢?吴老。

您是大经济学家,应该清楚地知道中国目前的状况。如果把中国经济分成三大块,也就是传说中的“三驾马车”,一是出口,是最大的一块,中国人制造的鞋子,分配到全球每一个人,一个人一双还有的多,中国的产能在过剩啊,吴老。去年,中国的贸易顺差突破1700个亿美金,美国人不满不说,就是在欧洲、亚洲其他国家也不高兴,中国的贸易摩擦在不断加剧,我们的总理都为此睡不好觉。可美国人还不高兴,拼命把美金贬值,去年一年贬值5%,相当于前10年的总和。2007年,美金将掀起一个贬值狂潮,专家分析,美元兑人民币的比值将突破1美金兑6.6元人民币。这还不够,去年12月27日,美国人一个庞大的贸易代表团来华谈判,结果是中国要购买美国人150亿美金的飞机,中国网通的解析站点将由美国人来主导研发设计……这里面的意义,吴老想必比我更清楚。美国人都在以美金贬值的方式来分享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成果,而中国民众呢?分享到了这种繁荣吗?没有。这就是我要谈到的第二个问题,中国民众可怜的消费。去年11月23日,央行副行长苏宁表示,中国最终消费占GDP比重已从上世纪80年代超过62%下降到2005年的52.1%,居民消费率也从1991年的48.8%下降到2005年的38.2%,均达历史最低水平。而在中国居民消费率持续下降的同时,世界平均消费率达78%-79%,比较起来,天壤之别。那么,第三个问题就是投资了,投资已经占到中国GDP的32.6%,想必吴老已经知道了,这里面在2005、2006两年,房地产立下了“汗马功劳”,许多地方的财政买地收入占到60%,而反映在大城市问题上,一个小小的创业板从1999年喊到现在就是无法出台,何故?中小企业的钱都套到房子里面去了。

中国经济的现实是,必须打压房价才能启动消费,这是明眼人一望而知的道理,为什么您作为大名鼎鼎的专家却这么“少不更事”呢?更奇怪的事,居然唱出了“打压房价物价上涨”的反话。您咄咄逼人地说:现在社会上货币过多,投资买房就把房价抬高了,而消费买房的人收入又买不起。如果打压房价,可能无效,而且这些钱就要流到别的消费领域,使物价上涨。您究竟是不懂呢?还是故意要与中央政府,要与城市居民唱反调?您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

中国的高房价的本质就是官商勾结的产物,广大民众对高房价的痛恨主要源于对腐败的痛恨。中国房地产有没有需求?有,需求大不大,大。但是,不能因为老百姓想买房,您就囤积居奇,炒买炒卖,哄抬房价,盘剥民众,这与解放初期哄抬米价有什么两样?好了,过激的言辞也许不一定中听,但是,您老的言辞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必须向民众道歉。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多种方式解决房价的问题,包括大规模建设廉租房,包括广州,深圳的“双竞双限”,包括风起云涌的个人合作建房,都将是对高房价的分庭抗礼和不屈的抗争。政府出手打压房价和个人合作建房等拉低房价,都是被逼的,是无奈的,并且,最终将形成一股摧枯拉朽的时代潮流。不把房价降下来,就不足以维护中国经济的健康运行,不足以维护中国社会的和谐和进步,不足以铲除滋生腐败罪恶的土壤。

从金融方面来说,也只有打压房价才能有效地剔除泡沫,维护中国商业银行的资金安全;

从社会层面来说,也只有坚决打压房价才能促进社会和谐,让民众对政府诚信产生信赖;

从市场层面来说,房价下降对发展商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一个畸形的市场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那么,打压房价后果是不是如您老所说,物价就是上涨呢?打压房价,减少房奴,剔除泡沫,促进新的繁荣,显然能够有效地刺激消费,拉动内需,这其实正是中国经济所期望的,但与物价上涨没有必然的联系,也不可能刺激物价上涨。商务部部长薄熙来昨天在“两会”上说,中国贸易顺差的利润其实非常微薄。也就是说,中国在人民币升值的压力面前,将会主动减少贸易顺差,那么,千千万万的出口产品将会转内销,此时,如果国内有一个良好的消费市场,如果民众从高房价下解脱出来后增强了消费力,那将是中国经济之幸,中国社会之幸,中华民族之幸!

请您老踮起脚来,站高一点,迎接新时代的经济繁荣。否则,您将被时代所淘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