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06回望】二:民怨沸腾 新政出世

什么是宏观调控?是指政府为实现宏观(总量)平衡,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增长,而对货币收支总量、财政收支总量、外汇收支总量和主要物资供求的调节与控制。2006宏观调控的背后,主要有这么几个问题:一、一季度中国GDP增速达到10.2%,该数值不但高于此前经济学家预期的9.6%,更是比今年全年8%的预测高出2.2个百分点。二、由于固定资产投资是宏观调控的重点,这激起了一些原有的经济矛盾,给宏观调控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三、自2005年以来,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

2006年,中国大的城市的房价在第一季度继续过快上涨,部分城市的房价创下了历史新高,中低收入者面对高房价而喊出了“买房难”。在这样的形势下,九部委在国务院的领导下开始了2006年第一次宏观调控开始,这次调控也被称之为“国六条”,是延续了2005年的“国八条”调控方向,从住房供应结构、税收、信贷、土地供应和监管等环节进行控制。这其中引发争议的,也是2006年的最敏感的“90和70%”的概念,90和70%是从住房结构上引申出来的两组数字,具体来说就是:“自 2006年6月1日起,凡新审批、新开工的商品住房建设,套型建筑面积90平方米以下住房(含经济适用住房)面积所占比重,必须达到开发建设总面积的70%以上。”此举一出,顿时激起房地产业内人士的一阵哗然,很多人对90和70%颇有疑惑。疑点指向了90平方米,很多人认为“90平米是一个没法住的三居,卖不出去的一居。”这样的住房结构是否合理?还有人对“套型建筑面积”提出疑问,在“套内面积还是建筑面积”上挖字眼。除了住房结构外,对个人贷款购房首付提高至30%,不过此举只对购买90平方米以上的住房人群有效。

新政出台后,各地纷纷开始制定相对应的细则,房地产过热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房地产市场里的一些投机分子被挤了出来,但是,就全国的房价涨幅来看,变化不是太大,新政起到了“稳定民心”的作用。除了以“国六条”为主体,其它各项房地产政策也配合出击,其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就是央行的“两次加息并三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旨在进一步发挥经济手段在资源配置和宏观调控中的作用。

新政出台至今即将半年了,回顾一下新政2006年的发展历程,我们不能发现,尽管各地有唱低房价的,有继续鼓吹房价上涨的,但是根据前九个月数据来看,2006年的前九个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继续增长,房地产价格也在同步缓慢上涨。与已往不同的是,新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所面临的问题不是经济全面过热,而是局部过热;不是投资与消费双膨胀,而是有冷有热,结构失衡。

本轮宏观调控的着力点放在调控投资规模上,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思路有两点,一个是信贷,一个是土地,但是调控的结果并不理想,结果是地价不断上涨,间接刺激了房价的不断上涨,房价的不断上涨必然使房地产行业利润率增加,暴利的存在激化了社会矛盾。

租房和买房其实是“居者有其屋”的不同形式,房价上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中低收入阶层的承担能力,2006年的房地产宏观调控从投资规模转向控制房价的方向应该是正确的。如果从政治的角度上去分析房地产新政,一个国家的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一段时间后,社会矛盾必然激化。房地产问题政治化不是中国特有的,获得住房是公民的基本人权,实现“居者有其屋”是对人民最基本的承诺,尽管这样的结果很难实现,但是这是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必须的。国家有责任制定住房计划,以保障中下层公民的住房权利。

从房地产新政出台到现在,从我们眼里看到的是效果不太理想。地方政府没有认真贯彻执行中央的政策,使得房价问题一直没有被“重视”和得以解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chafang/29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