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下的中国城市问题考察报告

原本是想学毛泽东同志《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来写一篇关于中国城市房奴问题的考察报告。正踌躇着, 任志强先生已在北京一个论坛上公开宣布:城市房奴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这样一来,我如果再写房奴问题,便有同任先生对着干之嫌了。可是,我又一直在关注中国城市的这些个问题,不写又技痒。怎么办?于是,便将题目改为《高房价下的中国城市问题考察报告》。

既然是一个严肃的话题,那么我首先要回答的是向谁报告?

这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既然是博客,那肯定是向网友们报告。然而,我的网友中有大量的房奴,以他们的问题向他们报告,那就把主体搞错了。说向政府报告吧,这又是八竿打不着边的事,因为政府没人会看我的博客,那么,只有向发展商报告了。

当然,向发展商报告绝对不是换取一点怜悯和同情,在这个资本拥有巨大的话语权的时代,怜悯和同情是不值钱的。而我这个报告又比较温和,既不是投枪也不是匕首,更何况即使是投枪和匕首也不能当武器用了,充其量是一幕古装连续剧的道具或是武馆里的摆设。我只是希望我的博客是广褒的草原上一声微弱的呼喊,倘能随风而过,这也就够了。

那么,我为什么又要在这个信息混乱的语境下向发展商报告这么一个看似严肃实在毫无新意的话题呢?

以我多年来,辗转中国各大城市,频繁接触社会各界人士的经历来十时微度 ,没有哪一年中国城市问题会变得这么尖锐、这么复杂、这么不可调和。如果我们不找出这些问题的关键所在,而辅之以良方诊治,所谓和谐社会就只是一句空话。而在这众多尖锐而又复杂的矛盾中,高房价是众多矛盾的焦点所在,解决了高房价的问题,中国的城市的其他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何故?

因为房子问题是中国城市民生之重大问题。不承认这点,或没有勇气承认,那是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带来了中国城市现代化步伐的加快,这种快速就象一列呼啸飞奔的列车,沿途的景色还没看清楚就过去了,因此,很多人迷惘又惆怅。买房吧,很可能要动用下岗多年父母的“买断”钱。何谓买断,就是离开企业一次性拿的钱,什么社保医疗保险都没有了,就为了多拿一点现钱。而这个现钱投到子女的住房当中去了,那么生病怎么办?医疗的问题又出来了。好,拿着父母的钱好不容易交了首期,开始了漫长的月供,每月有40%以上的小两口要动用工资的50%以上来交月供,各种费用却在猛涨下就是每月收入不见涨,汽油涨了,停车费涨了,待小孩要上幼儿园时才发现自己自打买了房后辛苦了几年却根本没积蓄,子女教育的问题又来了。所以说,一代房奴影响上下三代人。而且,这些问题影响社会面之广是很难评估的。这些问题不来就不来,一来就是大问题,一来就是一个群体的问题。

关于中国城市居民的生存状态是要另文撰述,简约的来讲就是4个字:身心疲惫。正式需要活力,需要创造热情的年华,房子的重轭却压得一代人喘不过气来。试问:中国城市绝大多数中青年居民的这种状态能够投入市场竞争吗?他们的才情却被压抑了。这是一个时代的重症,而我们的任狎昵声却说,房奴问题没那么严重。

个案就不说了。还是来看看除了民生问题之外,在高房价下,中国城市还有哪些问题。一是问题是究竟是高房价导致了贫富分化,还是贫富分化助长了高房价?现代社会再来搞劫富济贫已经不是英雄了,也没有谁去提倡,但是,真的造成贫富的对立,那么穷人的确也不是好惹的。从这几年的情况看,富人将资本的很大一部分转为房产,低买高卖财富暴增,而穷人守着一套房根本没法参与买卖,即使增值了又有什么用呢?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尤努斯先生,的确是对中国的房地产商的嘲笑。在尤努斯面前,身价多少多少亿争上富豪榜的发展商们,难道就一点也不羞愧吗?二是房价的虚高到底有没有衍生泡沫,泡沫破灭后究竟谁来买单?有位专家说过,房价涨不会死人,房价跌一定会死人的。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而在中国,一旦泡沫破灭,房价大跌,那么究竟是谁来埋单?换句话来说,究竟死的是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死的最多的是现在还在炒楼而没有出逃的炒房者,这么多年一直在赚钱已经让他利令智昏了,可他们又不是开发商,又没有那种是以抵御风险的能力,从日本、韩国、香港的泡沫破灭来看,绝大多数是这些人。其次,是银行、官员和中小发展商,有的跳楼有的被法律追究。至于,普通市民将要挨过因泡沫破灭而带来的经济萧条的寒冬。

对高房价带来的中国城市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问题,本人将另文撰述。但在目前,解决这些社会问题将是最为重要的,所有发展商对此却应承担道义上的责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chafang/29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