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中央主流媒体接二连三发表社论谈房价

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志指出:“新闻工作要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唱响时代主旋律,在全社会形成和发展积极健康的主流舆论。”

 “准确性、鲜明性、生动性、贴近性、可读性。”这五种性质应该也是中国主流媒体的文风,或者说,应该是中国主流舆论的风格。那么近日来,在中国的主流媒体上,都刊登了关于坚决抑制高房价的评论,传达了中央政府的一个强烈信息:正视房价,并坚决予以解决。

近日在人民网房产频道中有这样一篇文章《虚高房价已成和谐路上人人喊打的绊脚石》,文章提出了“房改是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把你二老逼疯,医改是提前给你送终——不知曾几何时,在民众口中,‘住房、教育和医疗’已并列为老百姓身上新的‘三座大山’。”

文章中还谈到了,房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在3~6倍比较正常,然而在我国一些房地产热点城市,这一比例已达到了10~20倍。这就难怪,远远脱离了老百姓实际承受力的虚高房价,为什么会成为广大民众普遍诅咒和痛骂的对象。从这些方面来看,房价已经演变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

房价是进入2006年以后最谈论的最多的话题,从最开始因为房价上涨过快,“国六条”出来,从谈论“90和70”到“银行加息”,从“反腐”到“倡和谐”,房地产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验,每天从各家媒体、报纸上都可以看到谈房价的评论,大到宏观评论,小到“调侃笑话”,从某种程度反映出广大民众对解决房价的热切期望。房价上涨过快,价格过高,直接造成的影响其实最明显的只有一个,就是本来就不容易买房的人更是买不起房,原本可以买得起房的人暂时选择不买房,原来买不起房的人就更是绝望,而炒房的人越来越气焰嚣张。

2006年的房价反映出来的就是虚高,房子是不是就真的值这么多钱呢?房价是否真实反映了当地居民的真实生活水平呢?众所周知,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在全国的人均生活水平中都名列前矛,而且这些城市有相当一部分人步入了中产,但是,衡量一个城市应从全局出发,这些大城市的人口流动很大,这也就造成了住房的需求量增加,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需求量都很大,那么,投资房产的人也越来越多,房价也被越炒越高,被炒高的房价不能真实地反映一个地区的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房价上涨了不代表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就提高了,既然居民人均收入没有变化,房价虚高就是不正常现象。

新华网在这之前也发表过一篇名为《高房价成居民“最头疼”难题影响社会和谐》的文章,提出了:1、目前高房价问题成为社会热点及“不和谐因素”之一。2、人们对开发商的群体性“亢奋”就不难理解了。3、如果在一些地方,房地产市场完全操控在开发商的手掌,如此的住房模式就注定成为制造社会不和谐的工具。

通过这些我看到了什么,房价现在有没有影响到社会和谐?这还暂时是一个假设。而高房价的的确确是现在居民“最头疼”的难题,人们对发展商的“亢奋”也是“网络奋青”最典型的体现;房价的高低不是由市场来决定,而是开发商想定多高就多高,想涨多少就多少,这是因为有住房需求做保障的,尽管在房地产调控以来,这种需求因为“观望”而有所下降,在“民以食为天、以住为先”的中国,居住的问题是解决温饱问题后,中国面临的又一难题。

最早中国动荡的年代,人民说的最多的是解决基本温饱问题,而现在经济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的年代,如果不能解决居住问题,那么社会稳定就存在隐患。房价虚高造成买房困难,民怨四起,不是“夸大其词、无中生有”。

那么如何解决房价虚高是未来一两年时间内,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从造成房价虚高,居民买房困难的原因出发,只有根除“痼疾”,才有可能实现主流媒体、政府和人民所期望的“和谐社会”。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